2021年全球艺术市场报告,藏家须知要点都在这里

2021年全球艺术市场报告,藏家须知要点都在这里

Andy Free-berg. Art Fare: Sean Kel-ly
Clark Gallery.Contact for price

  艺术市场在2020年萎缩了22%,从2019年的644亿美元销售额下降到2020年的501亿美元。在经济学家克莱尔·麦克安德鲁(Clare McAndrew)撰写的 《2021年艺术市场报告》(由巴塞尔艺术展和瑞银集团共同发布)中,这一跌幅赫然在目,用数字映射出 COVID-19 带来的巨大影响。就在大约一年前的今天,大部分艺术界都不得不完成从线下到线上的转换,以应对突如其来的疫情。

  围绕数字化这一主题,该报告也详尽描述了艺术市场的发展概况。在线销售价值翻了一番,从2019年的60亿美元增加到2020年的124亿美元;纵观所有销售渠道,在线销售的份额增加了一倍多,从2019年占整个艺术市场的9%,增长到2020年占所有销售价值的四分之一。

2021年全球艺术市场报告,藏家须知要点都在这里

Sales in the Glob-al Art Mar-ket 2009–2020
2021 Arts Eco-nom-ics

  “我知道这听起来烂透了,但对我来说,发现一切并没有继续变得更糟仍然值得欣慰,”麦克安德鲁说道。回顾她的年中特别报告后,我们可以发现,与2019年同期相比,画廊在2020年前六个月的销售额下降了36%。“画廊的确在今年下半年扭转了局面。人们意识到,我们将在较长一段时间内与一些既有的问题共存,因此必须在数字营销和数字销售方面加大力度。”

  报告指出,尽管在销售和工作岗位上出现了重大损失——2020年画廊的就业人数下降了5%,而拍卖行的就业人数下降了2%——但艺术商们仍然保持着相对的乐观。只有20%的受访画廊主认为自己的业务在2020年表现不佳;有58%的艺术商预计其销售额会在2021年增加,而只有15%的经销商预计销售额会下降。

画廊正在适应

2021年全球艺术市场报告,藏家须知要点都在这里

Share of Total Costs for Deal-ers in 2019 ver-sus 2020
2021 Arts Eco-nom-ics

  艺术商在策划在线展厅等数字化领域的力度,很好地反映在了画廊的支出之上。2020年,IT 方面的支出大幅上升,而艺术博览会的支出则从2019年占画廊整体成本的26%下降到2020年的16%。削减开支、加倍进行数字推广、寻求贷款或政府支持,帮助许多经销商度过了异常艰难的一年。在接受麦克安德鲁报告调查的艺术商中,共有68%表示他们获得了某种形式的政府贷款或信贷,而48%的人则表示他们获得了商业贷款。

  “事实上,(画廊)可以在旅行和展会方面省下一大笔开支,” 麦克安德鲁说。“这不仅仅涉及外地出差,也牵扯到在地的各类活动——招待客户,举行大型开幕式和晚宴,以及所有与经营画廊相关的事宜。对于较小的画廊来说,这些开支在差旅及所有花销之外是相当可观的。通过削减这些开支,小型画廊得以稳定自己的地位,或者在某些情况下比前一年做得更好一些——当然,这绝非多数。”

  在接受报告调查的画廊中,约有一半的画廊要么保持盈利稳定,要么实际上实现了利润的增长。18%的艺术商保持了2019年的净利润水平,而28%的艺术商在2020年的利润要比上一年的更高。

亿万富翁迅速成长

2021年全球艺术市场报告,藏家须知要点都在这里

Num-ber and Wealth of Dol-lar Mil-lion-aires 2010–2020
2021 Arts Eco-nom-ics with data from Cred-it Suisse

  另一个有助于缓解艺术企业受到的打击的因素是,许多高净值人士的财富在去年有所增长。报告指出,2009年经济萧条期间,亿万富翁的数量减少了30%,他们的集体财富缩水了45%。但去年,全球亿万富翁的数量增加了7%,其财富也同比增长了32%。画廊纷纷在棕榈滩、东汉普顿和阿斯本等地开设“前哨空间”,这股热潮侧面反映出艺术经销商希望在富人云集的地方努力接触大批高净值人士,从而挨过疫情最艰难的时期。

  “富人就在那里,手里有大把的钱,高净值人群更是如此。这一特定人群真真切切地在寻找花钱的方法,”麦克安德鲁说,“在自由裁定花销这件事上,没有什么其他的消费渠道能与艺术品媲美。”

  在接受报告调查的2500多名高净值人士中,有三分之二的人表示,这场疫情增加了他们的收藏兴趣。在这些高净值收藏家中,千禧一代是最大的消费群体。30%的人表示,他们2020年的艺术品消费超过了100万美元。这样的数字令人欢欣鼓舞,但报告也表明,艺术商去年主要专注于向现有客户进行销售,而寻找和培养新的藏家则更具挑战性——在没有线下展会以及许多画廊展厅关闭了数月的情况下,拓宽藏家基础愈加艰难。画廊的藏家人数从2019年的平均64名客户下降到去年的55名。

  “很多画廊不得不依赖他们既有的客户群,并与他们已经结识的客户一起推动销售。”麦克安德鲁说道,“然而人们也会有‘刷爆信用卡’的时候,不会每一年都购入新作。画廊需要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更新他们的客户群,否则未来就会失去既有的客户。”

拍卖行业经历震荡

2021年全球艺术市场报告,藏家须知要点都在这里

Glob-al Pub-lic Auc-tion Sales 2011–2020
2021 Arts Eco-nom-ics with data from Arto-ry, AMMA, and oth-er sources.Excludes pri-vate-sales by auc-tion hous-es

  在画廊销售额同比下降20%的情况下,公开拍卖的销售额更下降了30%:2020年,拍卖总销售额共计176亿美元。按照价值计算,全球三大拍卖市场——美国、英国和大中华区(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再次成为全球拍卖销售额的主力(81%),但它们的相对表现差异巨大。2020年,大中华区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拍卖市场。按价值计算,大中华市场总值占公开拍卖销售额的36%。

  中国重新开放和恢复线下活动的速度比美国和英国快得多,市场的良好表现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了这一点。在过去的一年里,英美的大多数拍卖都在线上举行。许多观察家也注意到,2020年下半年富艺斯和苏富比在香港举行的拍卖会拥有强大的市场力量。一份专业报告显示,香港的当代艺术拍卖总量超过了去年在伦敦举行的各类拍卖会,使香港成为仅次于纽约的第二大市场。总体而言,2020年大中华区的销售量有所下降,但按价值计算,该地区拍卖销售量仅下降11%,远小于美国拍卖市场44%的降幅和英国公开拍卖销售总额缩水三分之一的幅度。

  “这也与上拍的拍品实力有关。尤其是在年底的时候,有一些非常高质量、高端的作品进入了大家的视野,它们在中国的艺术拍卖市场已经缺席了一阵子了,”麦克安德鲁说。“当你把私人和公共销售加起来,美国可能会重回领先地位,但是在公开拍卖方面,‘争夺战’依旧正酣,因为中国的长期财富和经济动力仍然非常强劲。”

即将到来的“Beeple 冲击”?

  在过去的一年里,大部分传统艺术市场的运营节奏都有所减缓,而非同质化代币(NFTs)在 OpenSea、Nifty Gate-way 和 Super-Rare 等数字市场上却出现了天文数字般的增长。在前不久的佳士得拍卖会上,Beeple 的一件 NFT 艺术品以惊人的693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将这一最新走势推向高潮。这次拍卖使得这位匿名数字艺术家(真名Mike Winkelmann)成为仅次于蓝筹老牌艺术家杰夫·昆斯(Jeff Koons)和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的第三大在世艺术家。

  对于麦克安德鲁来说,这些最新的发展势头可能有助于解锁长期以来受制于技术问题的艺术市场领域。“以前,藏家并没有真正觉得自己拥有了一件物品——他们购买的可能是一件原创或限量版的作品,但复制起来也很容易。”她说,“对于数字艺术创作者和收藏家而言,这一趋势有很强的积极效应。”

  无论艺术市场是否能从 NFT 的繁荣中获得好处,让艺术生意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都需要时间,遑论市场本就已然停滞不前。随着线下艺术博览会的筹备恢复、拍卖行在春季拍卖会上安排了八位数的拍品,我们有理由对未来保持乐观。但麦克安德鲁提醒道,这将是一个逐步复苏的过程,COVID-19 对艺术行业的全面影响可能要到2022年才会显现出来。

  “今年和明年将非常艰难,尤其是在过渡期,活动和博览会无论如何都不会彻底恢复正常。市场和往年相比还很疲乏,但对行业的帮助已经几近枯竭了,”她说,“棘手的日子即将到来。”

来源:www,soc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