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延迟的满足:张田宇个展

    展览名称:延迟的满足:张田宇个展
    展览时间:2022/02/26~2022/03/22
    展览地点:[重庆]-重庆市九龙坡区黄桷坪正街501艺术基地2楼-(501序空间)
    主办单位:501序空间
    参展艺术家:张田宇

开幕时间:2022年2月26日, 19:00, 星期六

策展人:李泊岩

一个精彩的故事,是否胜过美丽的画面?在色彩变幻的空间里,张田宇用明暗错落的色调和若隐若现的勾勒还原了最原始的色彩美。在她最新的作品中可以见到,对于色彩的偏爱,并不是为了打破重塑一切色彩的循规蹈矩,而是为了寻求一种广阔的视觉互动。那些以青色和粉色作为主色的画面,以一种变幻莫测的方式,推动图画串并联在一起,这奠定了她的美学基调。

张田宇从2016年开始尝试新的绘画方式,从《门》《楼梯》《哑铃》《白雪》这些作品较为中规中矩的突出了事物的特点,清晰细致的勾勒了事物的原貌,到2018年的《田园》系列,逐步过渡成为一种抽象描绘事物的方式。她抛弃了立体的造型语言,用大面积的涂抹约束自己,用接近一致的重复笔触组织画面,这是艺术家给自己制造的困难,也可以说是某种延迟的满足。

从远古壁画时代包裹式的观看方式,到中国文人画的书画合璧,且随着画面展开而不断移动的观看方式;再到今天不断从电子产品上获得图像的刷屏方式。都成为张田宇基于图像观看方式改变的思考。如果说视觉冲击和观感效果已经是今天绘画的全部意义了,那么仅仅在视网膜上的追寻快感,已不能使她满足,这才让张田宇在2021年的创作中使用了更为自我的观念。

在此需要质疑的是,张田宇的绘画是行动在先还是命名在先?当然,可以假设两种可能。可能一,绘画的行动在先:这是否可以猜想为某种感觉的逻辑在先,她已经计划好了画面的样式,包括色彩的衔接效果、点线之间的结构等,然后,在凭端详或者下意识的瞬间感受为其命名?可能二,命名在先:她有一个不得不表达的故事,必须通过一幅绘画进行诠释,那么就必须搞懂题目与画面的关联,因为这些题目所指向的“人事物”,未必有着谁解释谁的目的,或者说,艺术家是否有意将绘画的本质改变为替代文本的工具呢?

作品《舅舅》展示的是最简单的点线⾯之间的节奏。青色的底调上,事物和空间被分化成零散的区域,散落在各个角落。白色的笔触描绘了月亮,在色彩的对比下显得更加清晰,但又并不十分强烈。在这个更加理性的时代里,城市的格局和功能被不断细化,⼈们散落在被分割的区域⾥,但⼈和⼈的关系却是不能被分割的,虽然我们不断经历了离散、分合。艺术家在冷色的画面中竟然加入了隐性的亮色,不是耀眼的明亮,却是心里的凝聚、不舍和温暖。我们可以联想绘画背后是艺术家讲述对“舅舅”这个人的美好和心酸,是一个大时代中的浓缩的亲人。

与《舅舅》的风格看似相对的作品《田田》,其实讲述着艺术家本人自己的故事。2020年,张田宇多次往返于乌鲁木齐与北京,恰巧都逢乌鲁⽊⻬疫情和北京疫情。她通过自己在疫情中的体会,画出了田田这幅作品,原本疫情中的无力、困顿和不安似乎突然消失了,“水蜜桃”的图案似乎是个甜蜜的美梦,添加了青色绿色的笔触,将整个画作融入了冲突、甚至是身体和心灵的损耗,然而不仅是色彩的和谐,更是对遭遇的自我救赎。我们可以猜测,“桃”与“逃”在中文发音上的关联,也可以猜测,“桃子”在中国文化中的美好寓意。不论如何,在新的曙光到来之前,一切都是平和的、寂静的。

与前作不同的是,《大奴隶》用暗色灰色的笔触勾勒的背景,同样勾勒了人物的轮廓。历史上《大奴隶》是米开朗基罗为教皇尤⾥乌斯陵墓⽽作画,始终处于未完成状态。而张田宇的同名作品,暗黑色的光调显出了光影的变幻,几笔亮色似乎在整幅作品中并不算和谐,主色的暗调还原了大奴隶原本的精神,却总带有些与米开朗基罗时代不同的期待。但这些又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大奴隶”对于张田宇更像是一个具体的人。他可能是另一件作品里的“云峰”,或者是《云峰》作品里的“王熙凤”,或者是《Wong Chia Chi》中的“王佳芝”……他/她们互相串联,似乎共同促成了一部进行中的“小说”。

图像与文字的蒙太奇看似纷乱,剪不断理还乱的笔触和情绪,却凝聚着艺术家对于现实出口的探寻。如何在变化无常的世界中寻求平静,并永远享有安宁?这是一个不可解的疑问,就好像是先有故事还是先有绘画一样,永远不好确定。现实中的苦痛不能全盘接受,那就通过图/文进行剪辑,看似乱花渐欲迷人眼的周遭,总潜藏着一些伏笔和隐蔽的姿态。在展览《延迟的满足》中我们可以看到张田宇对于生活经历的碎片式表达,那些在历史与现世、离散与重聚、苦难和宁静中的徘徊,终究会回归到平凡的生活路径上去,并终有一天得到满足。

文|李泊岩

来源:www,meishuji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