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北斗百裂拳

    展览名称:北斗百裂拳
    展览时间:2022/07/30~2022/08/30
    展览地点:[上海]-上海市九亭博安路288号A107空间-(上海要空间)
    主办单位:上海要空间
    参展艺术家:高郁韬、沈凌昊、郑龙一、海赵尔东

2022年的7月11日詹姆斯·韦伯太空望远镜让我们再一次聚焦头上的深邃星空,来感受那更亘古的事件——即超越135亿光年以前。深空的尽头是时间的起源,也藏匿着生命的秘密。赫尔曼·黑塞说:“生命之初有神话。”每当深夜抬头仰望,便被深邃星空所拜倒,那里闪烁着记忆最深处的东西,也许还有人类丢失的神性。它能让我们身躯能偶尔有幸蒙受一丝感召,指引着那遥不可及的故乡。

《淮南子·齐俗训》中有言,“夫乘舟而惑者,不知东西,见斗极则寤矣。” 北斗七星无论在古代还是现代,它都是在一个重要的坐标象征。80年代后期有这样一部动漫《北斗神拳》,它元气逼人,心向星空,热血无比。以末日背景下的资源与强权斗争为主线,描写了一个叫健次郎(拳四郎)的,出身在修罗国(上海崇明岛)的北斗神拳古代中国武术传人,在末日废土上寻找被夺走的昔日爱人尤莉亚的故事。主角胸口的七星伤疤是一种痛苦记忆,更是一种信仰的坐标。

北斗百裂拳出自于《北斗神拳》中男主角的着名必杀技,带着北斗百裂拳的短暂挥臂与呐喊,恶人被正义制裁,同时健次郎的拳影也划过时空影响着80、90后的四位艺术家们。他们将观看北斗百裂拳所得到的参悟,以艺术的力量呈现于上海要空间。如艺术家沈凌昊带来的有关“隐秘的伤痛”的场域特定装置作品,他以健次郎胸前的北斗七星伤疤作为图式与灵感,形成不同媒介的全新创作与空间实践。并通过对展厅灯光系统的改造形成一种具有流动性的空间韵律,空间中的光源会有节奏的开关,所有作品中在自然光下隐藏的色彩会在现场黑暗的环境中显现,同时光源又会在刹那间恢复,这种无常的随机性与暴力,隐喻着当下混乱的后疫情世界所牵动的突如其来的“阵痛感”。

艺术家赵尔东对动画《北斗神拳》中所展示出来的暴力进行转换与解构,并以「超正义暴力美学」命名。拳法的进攻与防守的奥义豁然体现在他的绘画与雕塑中,他绘画是进攻,色块、曲线、痛苦、纠结等等元素仿佛被关进了一个能量的斗兽场,观众津津有味地望着画布中各个元素之间的厮杀与搏斗。而他雕塑则处于一种防守状态,藏风纳气,等待着观众凝视的入侵,时刻准备释放它的又一种进阶形态。

艺术家郑龙一海长久关注的主题“后人类与灾难”,正是健次郎所处的人类末日大背景。城市毁灭之际,人类最终会变成什么样子,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艺术家的绘画是对悲观未来的一声呐喊,但在这一呐喊中,绘画将智性的悲观主义转变成一种神经的乐观主义。艺术家高郁韬则是从北斗百裂拳中感受到人类无法逃避的东西——时间。在时间中,瞬间与永恒,蜉蝣与沧海一切均可改变,一切又是那么平等。艺术是人类向时间讨要的空白页,在那上面有着淡淡地时间的魔力。

本次展览中包含了4位艺术家不同媒介与观念的作品,还特邀旅德作曲人王波为展览空间编曲。这些不同形态的作品如同一个超感性的基底,将虚构与当下、作品与现场、艺术家的协同工作与个性表达杂糅在一起,影像、声音、绘画、空间、装置相互交织,共同构建起一个动态化的展览与全景式艺术场域,作为年轻艺术家群体对于当下“例外状态”的真实反馈,并创造一个更具包容性的共情空间。这里没有悲痛却有死亡,没有规则却有美丽。四个艺术家的作品被看似无序的放置在空间中,它们带着各自的力量在向外释放威能,但同时又时刻保持一种共谋,找到合适的某个时刻给出入要空间的观看者一击猛击。

来源:www,meishuji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