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晓刚:领跑中国当代艺术

《福布斯》杂志对当前收藏市场五大热门藏品进行点评,中国当代艺术作品名列榜首,张晓刚便是典型代表。

  张晓刚的作品从2006年3月在纽约苏富比以98万美元成交开始,就一路高歌猛进,在伦敦、纽约、香港、北京等地不时爆出高价。2007年11月24日,纽约苏富比举行的“当代艺术品之夜”拍卖会上,张晓刚1994年创作的《血缘系列:三位同志》以500万美元的高价拍出,创造了张晓刚作品全球拍卖的最高纪录。如今,在上世纪80年代先锋派艺术思潮中崛起的中国当代画家中,没人能像张晓刚这样如日中天。英国的艺术杂志《Art Review》最新公布的当代艺术界全球100名最有影响力的人物和组织中,张晓刚名列第86位,是除著名艺术家艾未未外,唯一上榜的中国画家。

当下,全球艺术拍卖热潮汹涌,张晓刚的名字迅速进入了全球收藏视野。从审美和价值取向的角度而言,张晓刚画作以调侃政治符号或偶像人物为特点,被列为“政治波普”流派,奠定了其作品一贯的风格。

成长波折

与张晓刚近年声名鹊起形成对比的是,此前的很多年,他似乎都游走在中国当代艺术风景线之外。上世纪80年代初,当许多同期画家开始备受关注时,张晓刚还在苦苦寻找适合自己的主题风格,同时艰难地与病魔抗争。80年代中期,精神的压力和身体的疾病让他曾在医院住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一度与死神亲密接触。如今的张晓刚是一个性情随和、笑容可掬、温文尔雅的艺术家,这也正是他找回来的自己。

张晓刚1958年生于云南,1982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他从4岁开始画画,但直到16岁艺术天赋才被真正发掘出来。当时,父亲带他去看望一个画家,正是这位启蒙老师,把欧洲的绘画技法和理念灌输给了张晓刚。“我完全控制不了自己学画的欲望,每天都跑到那位画家家里去学画,进步飞快。父母都认为我疯掉了。”

在文革时期,张晓刚去云南当了两年知青,期间他从没有放弃过对画画的狂热追求。“文革”后恢复高考第一年,张晓刚成了云南省唯一被四川美院油画系录取的学生。而张晓刚所在的班级,是当时全国美术界的明星班,何多苓、程丛林、罗中立、高小华等,都是他的同班同学。刚进校,张晓刚就傻眼了,“他们画得太好了,比我临摹的范本都好得多,简直跟国外的画册一样,像何多苓的画,我觉得跟谢洛夫没有什么区别。”张晓刚坦承,当时的同学里,何多苓、程丛林对他影响最大。

毕业后,张晓刚回到昆明,与毛旭辉、潘德海、叶永青来往密切,“85新潮美术运动”兴起后,他们成立了“西南艺术研究群体”,成为“新潮美术”的创作骨干,主张在理性主义之外寻找神秘而原始的生命诉求。

1990年,张晓刚决定要与过去彻底决裂,为以后的崛起作好准备。1992年他停止了创作,经过一段时期的调整与反思,旅行去了德国。他花了大量时间参观欧洲各地的艺术博物馆,观摩很多仰慕已久的名家,希特就是其中重要的一位。欧洲之旅让他发现欧洲艺术的力量来源于其周围文化,这对他后来的创作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拍场受宠

1993年,受欧洲之行的影响张晓刚开始创作一些全新的东西,他把陈年老照片挂在工作室的墙上以启发自己的灵感,并查阅了大量的旧报纸,旧书刊,寻找里面的老照片形象并加以合理利用,然后开始进行创作——作品画的大部分都是朋友、朋友的女儿、自己母亲的黑白肖像,后来,他开始创作典型的家庭式肖像画,从原有照片中选择了几方面重新加以诠释,并保留了构图。

张晓刚画作的力量不仅仅在于技巧技法,还在于作品后面深隐的思想。画笔的自由让老照片中隐藏着的一成不变的现实和久被压抑的焦虑不安充分释放了出来。他笔下人物脸部特有的红印般的色彩语言符号,是人们的个性与众不同的流露之处,也反映了平时埋藏在心灵最深处的异常心理。而在婴儿、耳朵、纽扣、口袋等地方出现的长长红线,象征着贯穿着每个人共同的记忆与经历的历史脉络,把画作中家庭成员、朋友和同志的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

这些后来被他命名为《血缘:大家庭》的作品成了全球追捧的力作。上世纪60、70年代给当时的群体留下了难以忘怀的伤痛,但这对一位艺术家或许可以说是一段精神上的宝贵财富。张晓刚成功地捕捉到了那个时代的家庭创伤,运用近现代中国流行艺术的风格表现革命时代脸谱化的肖像,表达出中国在这一时期的封闭和迥异于世界上任何其它国家的特质。这使得张晓刚一举成为中国首屈一指的画家、全球艺术拍卖市场上的明星。

迄今为止张晓刚的作品主题仍是针对或暗喻中国社会的现实,作品中充满了人文关怀情绪,其中所蕴涵的历史主义因素,更带着伤感和怀旧的情调,可说是当代艺术谙熟中国情境的最佳体现。他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的创作,传达出具有时代意义的集体心理记忆与情绪。这种对社会、集体以及家庭、血缘的典型呈现和模拟是一种从艺术、情感以及人生角度出发的再演绎,因而具有非常高的收藏价值。

关键词:油画教程,油画技法,学油画,油画培训,油画教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