佚名

说一说热潮涌动的版画收藏

说一说热潮涌动的版画收藏

近些年来,版画收藏的热度呈现出持续升温势头,尤其在当下中国艺术品市场回调行情之下,版画这个上拍量向来很不起眼的板块,却显示出十分顽强的抗风险能力,显露出“黑马”成色。

外销瓷:文化交融与审美变迁的生动见证

外销瓷:文化交融与审美变迁的生动见证

作为沟通中西的通道,陆上丝绸之路广为人知。但实际上,海上丝绸之路也是中国古代对外贸易和文化交往的重要通道。由于瓷器是当时海上贸易的重要商品,因此海上丝绸之路也被称为“陶瓷之路”。早在秦汉时期,海上丝绸之路已初步形成。明清时期,随着新航路的开辟,中国瓷器大量远销欧美地区,推动了早期贸易全球化的形成和发展。

防止绷装画布时画框走形的方法

防止绷装画布时画框走形的方法

画布绷好以后,画面不平、画框走样变形的原因大致有三个:一是内框本身质量不好,四角的接合不规范。二是画布歪斜。画布如果用手撕很容易走样变形,致使画布四边与内框四边不平行。三是绷装画布时用力不均。
解决办法:如果是内框的问题,那就更换一个质量好的,或者在四角钉上大一点的直角三角木板。如果是画布问题,绷装之前要检查画布四角是否成直角。将画布从中间对折,察看四角是否两面对齐,若不能对齐,则说明画布倾斜,要通过拽拉等方法,使画布恢复方正,同时改变从中间开始绷装画布的方法。首先将画布四角包好固定,然后用宽嘴钳一一将四边拉平固定,关键在于拉出的画布边缘要与内框外边缘距离均等,这样画框就不易变形。另一种方法是先将画布的一边固定好(先固定好该边的两个角),再固定另两个角和对应的布边,之后再固定两侧的布边,同时注意用宽嘴钳拉紧画布时不能生拉硬拽,用力要均匀。只要画布经纬线与木框外边平行,就不会出现画框走形现象。

人艺博物馆下周一开放

人艺博物馆下周一开放

5月18日是国际博物馆日,北京人民艺术剧院5月18日起开放北京人艺戏剧博物馆。上午开放参观,下午将举办博物馆日专题活动。

当代工艺要做“活着”的传统

当代工艺要做“活着”的传统

当前正在倡导的城市“点亮”夜间经济行动,开启了文旅消费提质升级的新路径,对工艺美术的设施与服务意识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体验经济潮流的掀起,使更多工艺美术销售场所致力于打造集传承、生产、观光体验、销售等多种功能于一体,产品经济与体验经济优势互补的文化综合体,已经树立口碑的工艺美术大师工作室与方兴未艾的工艺美术文创、依靠科技力量实现产业化的工艺美术企业共同融入互联网的销售浪潮中。再加上工艺美术在历史上就有深厚的产业背景和生活基础,因而,工艺美术走向生活,融入市场,塑造品牌是历史的必然选择。

画布--油画技法

画布--油画技法

绘画本身是够难的了,在做得不好的画布上画更不容易。因此,我总是自己制备画布和画板的。这要比在市场上购买画布便宜得多。 买来的画布有几方面的缺点。首先,制造画布的厂商除了简单地说是“涂单层”或“涂双层”外,不大肯告诉你画布是用什么原料以及如何制作的。其次,买来的画布不管价格如何,表面纹路都是千篇一律,使我不得不另外涂一层上去;或者在画的时候不管是否需要,都用厚涂法,借以改变原来平滑的表面。自制画布的最大好处是可以做成各种各样的表面纹路。从表面的质量以及耐久等方面来看,自制画布是很值得的。
我制作画布不是整幅布做好后裁下来用,而是单幅连框做的。这样做很有好处。画布一次直接绷在内框上,不大需要移动或重新绷过。由于画布是直接干绷在内框上的,并靠涂上的热胶层使它拉紧,它们表面的张力是一样的,不大会松弛凹陷,不需要再插进棒头去。再说,干的未经涂过的画布不必绷得很紧,因此内框不会因拉力强和不均匀而变形。
我按照经过时间检验的方法来裁制画布和画板。我采用两种高级比利时亚麻布。画幅大于16″×20″时,用中等布纹的乌特勒克(注1)21号A型号,它的编织密度是每平方英寸62支线。较小的画幅用乌特勒克66号J型号,这种布面很光滑,每平方英寸92支线。我按照尺寸裁好画布,绷在标准的榫接木内框上,以不见皱纹为度。
然后,我用一块海绵把热的兔皮胶涂刷在布上。兔皮胶的溶剂就象稀薄的肉汁,只是气味难闻些。它是用六餐匙兔皮胶碎粒(42.5克)溶于一夸脱水中,温度在沸点(华氏212度)以下20-40度。绝不能到达或超过沸点。几小时后胶就干了,画布就绷紧了。于是,用沙皮擦去表面一些粗糙的点子,再重复涂一层胶。但用的胶要比第一次少得多。干燥后,就可以在上面涂底子。
我用纯粹的铅白调合精制树脂松节油,达到可以涂抹的稠度,用硬的四号笔将它深深地抹进画布。涂层是很薄的,但我让笔触留在画布上。过十分钟左右(看空气湿度而定),松节油挥发到一定程度,铅白几乎回复到原来糊状的稠度。这时,我就用大画刀修饰表面,有选择地加以刮削,使之平滑,或者修改原来的笔触,直到画布表面纹理类似古代邦壁画那样。这种修饰工作要做得快,因为铅白稠度适宜于修饰的时间只有一两分钟,当松节油进一步挥发后,它就变硬了。总之,修饰的时间要掌握适当,过迟则涂料层太坚硬,完全无法修饰,过早则会使画布过于光滑,缺少油画画上去时必需是凸纹。
制作画布听起来很费事,事实也确是如此,但我通常一次要做三十多块,在三天内全部完成。一年做两次,可有六七十块画布和同样数量的画板。画板是用1/4″未经处理的麦松尼纤维板(注2),两面上胶以防弯翘,做底子的方法同画布一样。画布和画板制成后干燥十天就可应用。由于胶液具有吸收空气中水分的特点,所以我注意天气预报,选择中等湿度的日子上胶和涂底子。另外,做好底子后在每块画布后面写上日期,时间久的先用。

众志成城 抗击疫情

  【集邮撷趣】   2020年5月11日,中国邮政特别发行《众志成城 抗击疫情》邮票,全套2枚连印,编号特11。面值均为1.20元。

策展是为观者打开一扇门

“自·长物志”苏州金鸡湖美术馆展览现场,图为艺术家徐冰手绘二维动画作品《汉字的性格》,通过汉字特殊的书写方式理解并阐述中国文化的内核与能量。

基本用色和常用色--油画技法

基本用色和常用色--油画技法

基本用色

我最初开始画画时,在我的调色板上包括了下列十种颜色,外加白色。其中每种原色至少有一种冷色和一种暖色,另外还有一种间色和一种复色。
白(钛锌白)
淡镉黄(原色,暖)
土黄(原色,冷)
镉朱红(原色,暖)
玫瑰土红或浅红(原色,冷)
紫红(原色,冷)
熟赭(复色,暖)
翠绿(间色,冷)
浅钴蓝(原色,冷)
群青(原色,暖)
象牙黑(冷)
常用色
近几年来,为了方便起见,我又在调色板上加上下列几种颜色。除了酞菁颜料外,其他几种都可以用基本色调合产生。如深镉黄可以在浅镉黄中加一点点镉朱红合成。生赭可以用土黄和熟赭合成。但是如果需要大量使用,那还是用现成的软管颜料方便,不必自己配制。
曙黄 生赭
深镉黄 熟褐
镉红 酞菁绿
深镉红 酞菁蓝
深钴紫
把基本用色和常用色结合起来使用并不是任意选定的,也不是独创。据说十六世纪鲁本斯等法兰德斯画家就有类似的作法。不管怎么说,安排这么一些颜色是合理的。
白和黑
我用钛锌白,这是因为钛的二氧化物是最白的白色颜料,但它形成的色层较薄弱,必须加上锌的氧化物才能改善其强度和质量,便于用笔。我不用煤黑,而用象牙黑,因为它更实用,干后不会发灰。不过它的含油量较高,干得慢,使用时要注意。我在用它画底层时总是用很薄的薄涂。
镉颜料
所有镉硫化物类颜料——淡镉黄、深镉黄、曙黄(只有温索尔·牛顿工厂的出品有用),镉朱红、镉红和深镉红都是稳定的好颜料。用这些颜料加上它们的补色或土质颜料,可以制成除紫红和深茜红以外的其他所有红色颜料。
土质颜料
土黄和玫瑰土红(绝对耐久)是我在调合肤色调子时最常用的,土黄和玫瑰土红同白色以及少量钻蓝或翠绿可以调合自然光下大部分的肤色调子。
我用的熟赭是比利时制造的勃罗克斯牌的。这是一种最深、最透明的熟赭。它与象牙黑调合产生一种漂亮的透明暖黑色,熟褐是一种比较暗而不大透明的棕色,我在打轮廓时常常用作透明薄涂。
钻蓝和钻紫
我在画人体时(特别在灯光下)最常用的蓝色是钻蓝。因为它即使调成最稀薄的颜色也绝对稳固。它比群青冷,可以用它和白色、翠绿、酞菁绿或镉黄调合成天蓝或锰蓝这类的蓝色。群青主要用于画风景,但有时也用来画人体,特别是当需要冷的透明暗色时。
我用的钴紫是深钴紫,因为有些厂商用钴砷制造浅钴紫。深钴紫是用钴磷酸盐制造的,因此绝对安全。在深钴紫中加进一点白色可以产生一种比浅钻紫略微冷一点的颜色。我用深钻紫时直接从软管中挤出来,不加稀释,或者与白色、钴蓝、群青调合使用。它的授色力很弱,除了白色或蓝色外,不易与其他颜色调合。
酞菁绿和酞菁蓝
我很少用酞菁绿画人体,因为我从未见过那么绿的皮肤调子。酞菁蓝也一样。我在画风景时是用它们的,但也很谨慎,因为它们都有很强的授色力。

收藏贵在“专”与“精”

收藏贵在“专”与“精”

对藏友来说,从事文物艺术品收藏活动,制定目标和方向是非常重要的。目标和方向制定得好,收藏活动就会成效明显,否则就显得漫无目的,容易陷入一片混乱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