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百科

伊夫·唐吉

伊夫·唐吉

 唐吉 (1900-1957年),伊夫·唐吉出生于巴黎。早年在远洋商船上工作。一次偶然看到基里科的画后突然转向绘画。这个根本不会画画的人一下子冲进一个完全独立于真实世界的内部天地,完全自由地创造。他不需要使用任何画法,也不要任何借口,自然孤独地生活在精神世界之中,并且成功地表现了它的秘密。

  关于他的艺术,人们说是对海底或天外的回忆。事实上它是一种纯主观幻觉,其形状的奇特无与伦比。他的每一幅画都像一座敞向未知世界的阳台。

  唐吉1939年迁居美国,他的艺术在更加精确的方向上继续发展着,越来越复杂的结构保持着完整的创造性。

  快速入眠,1945年,127×101.6cm,布 油彩,芝加哥艺术学院,The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在这幅《快速入眠》的画中,是一些随意设计的类似骨头或卵石般的随意形串在一起,消失在模糊不清的宇宙间,形态鲜明有趣,又给人以寒栗的凄惨感觉。

汉斯·霍夫曼

汉斯·霍夫曼

  汉斯·霍夫曼(Hans Hofmann,1883—1966)是抽象表现主义艺术的先驱。这位从德国来到美国的艺术家和艺术教育家,为美国前卫艺术的振兴作出了重要贡献。抽象表现主义的两个分支,无论是行动绘画还是色域绘画,都与他的艺术相关联。在某种意义上,他可以被称为“抽象表现主义之父”。霍夫曼生于巴伐利亚,在慕尼黑长大。从1904到1914年这段欧洲现代艺术产生的重要时期,他一直住在巴黎,参加了从野兽派到立体派的许多活动,并与德劳内、马蒂斯、毕加索、布拉克等人保持友谊。 因此,他从一开始便对现代派艺术有着非常透彻的理解。霍夫曼热衷于艺术教育,是一位杰出的艺术教师。他于1915—1932年在慕尼黑开办艺术学校,运用康定斯基抽象艺术的教学体系,吸引了大批国际追随者。1932年,他来到美国,在纽约艺术学生联盟任教。1934年他在纽约开办了自己的“汉斯·霍夫曼美术学校”,把正宗的欧洲现代艺术观念带到美国的艺术课堂。在他的门下,走出了一大批有影响的画家。艺术评论家克利门特·格林伯格曾这样评论他的教学本领,“从霍夫曼那儿,你能比从马蒂斯本人那儿学到更多马蒂斯的色彩。”还说,“在本世纪,不管以前还是今后,没有人能够象霍夫曼那样透彻地理解立体派。”(尼古斯·斯坦戈斯编,侯瀚如译:《现代艺术观念》,四川美术出版社,1988年,第186页)霍夫曼不仅把欧洲现代艺术的精髓带给美国学生,还帮助他的学生摆脱欧洲风格的局限,探寻具有美国人自己特色的艺术之路。
在后来的抽象表现主义画家中,几乎有一半人出自他的门下。在绘画上,霍夫曼最关心的问题是如何将色彩和形的要素有效地统一起来。在他看来,绘画意味着用色彩进行塑造,画家的使命,是利用色彩的因冷暖、明度及纯度的不同而形成的进、退、胀、缩的视觉效果的差异,在画面上创造力与势的结构,表达内在情感。四十年代初,他开始采用以颜料滴、洒、甩、泼的方法进行创作,使画面充满强烈的表现性。这种作画方法,后来被波洛克、德·库宁等画家进一步发展,成为与欧洲现代绘画迥然相异的美国行动绘画的一大特征。《门》是霍夫曼创作于1960年的作品,画面看上去简洁、明确。不同形状的长方形错落有致,红黄蓝的色块在黑色与灰色背景的衬托下显得十分强烈。整个画面在抽象色块的对比中显出节奏和张力。

克洛斯

克洛斯

克洛斯(Chuck Close,1940一)是照相写实主义的代表人物。他生于华盛顿,曾就学于华盛顿大学、耶鲁大学、维也纳造型艺术学院。他早先从事抽象表现主义创作时,发现他的作品与别人的作品同出一辙,缺少自己的特点。为了追求自己的视像和观念,他于是转向了画人,且借助照片画人。他从1964年起描绘人像,两年后专以照片为蓝本作画。他调侃道,“抽象表现主义的画家都画得很‘帅’,我就采用最笨的。他们的画用颜色涂得很厚,我就只用黑白,涂得极薄。当然,后来我也用了色彩。”(啸声:《访问查克·克洛斯》,《世界美术》1987年第1期,第34页。)他终于找到自己,做到了与众不同。克洛斯描绘的对象都是他所熟悉的亲友,他了解他们的音容笑貌、个性心理,但在画面上,不仅人物毫无表情,不传达任何自己的特点,克洛斯也抹去自己的感情,不表露任何倾向。他用喷笔和电动橡皮代替可能泄露个性的画笔,费时耗力地进行他的工作。《约翰》是他70年代初的一件作品,人像逼真,纤毫毕现。皮肤、毛发、眼睛、眼镜等均被描绘得富有质感。如此大的尺幅,加上如此强的逼真,会让人产生一种念头,那就是真得“像假的一样”了。
  
  照相写实主义又被称作超级写实主义,是流行于70年代的一种艺术风格。它几乎完全以照片作为参照,在画布上客观而清晰地加以再现。正如克洛斯(Chuck Close)所说,“我的主要目的是把摄影的信息翻译成绘画的信息。”它所达到的惊人的逼真程度,比起照相机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照相写实主义的画家们并不直接写生。他们往往先用照相机摄取所需的形象,再对着照片亦步亦趋地把形象复制到画布上。有时他们使用幻灯机把照片投射到幕布上,获得比肉眼所看到的大得多、也精确得多的形象,再纤毫不差地照样描摹。蓝本上一些不够清楚的细节,也被画家们予以修正,而具有同样的逼真性和清晰性。如此巨细无遗的精确画面,在某种意义上反倒成了对人们常规观察方式的一种挑衅。因为在一般情况下,人们对形象的视觉感知不会细致到面面俱到,不放过任何细节。通常由于职业、情感、性格以及实用主义等诸多影响,眼睛会有所选择地对形象作出反应,有些可能经仔细观察获得了清晰印象,有些可能只是一带而过,甚至很多时候,人们的看只是大致清楚而已。照相写实主义的写实几可乱真,但它对所有细节一视同仁的清晰处理,则暗示了它与现实之间的距离,暗示了真实之下的不真实。此外,照相写实主义画家们有意隐藏了一切个性、情感、态度的痕迹,不动声色地营造画面的平淡和漠然。这种表面的冷漠之下,其实包含了某种对社会的观念,它反映的是后工业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精神情感的疏离和淡漠。

照相写实主义作品往往尺幅巨大,给视觉带来某种震撼。查尔斯·贝尔(Chades Bell)认为,“极度地改变日常东西的尺寸,使我们能够进入里面,更容易探索它的表面和结构。”大尺幅的绘画是以一种独特的方法炮制出来。画家常常把照片划分为许多小格,再按照比例一小块一小块地仔细复制。显然在完工之前,看不出画面的整体效果。照相写实主义题材广泛,形象逼真,并且无一例外地摒弃一切主观因素。表面上看,它是对写实的回复,而实际上,它是对当代社会的某种揭示。写实,在这里已经成为与抽象并驾齐驱的一种现代艺术手法。

照相写实主义的出现曾经招来一片可以想象的批评和攻击,靠了画商的支持和大众的热情,它立住了脚跟且声名鹊起。这一风格的画家中,克洛斯以人物肖像为唯一的题材,埃斯特斯喜欢描绘都市街景,戈因斯对咖啡厅和快餐店感兴趣,查尔斯·贝尔把精力花在描绘游戏玩具上,罗伯特·贝希特勒则致力于平衡照片与绘画之间的关系……尽管从事照相写实主义绘画的人数不算多,但它的影响倒是绵延不绝,甚至至今仍有人对它颇有兴趣。

利希滕斯坦

利希滕斯坦

 (RoyLichtenstein,1923一)是以画卡通式的图像而著名的。与安迪·沃霍尔一样,他不仅对日常生活中的平凡琐事以及现代商品化社会的粗俗形象偏爱有加,而且,还喜欢以一种不带个性的、中性的方式,来处理这些形象。对于它们,他既不攻击批评,也不吹捧美化,只是简简单单地陈述——这就是我们身临其境的城市,这就是那些组成了我们生活的图像和象征符号。1961年他开始将那最为平淡无奇的连环漫画中的形象,放到他的大幅的画面上去。他津津有味地用油彩或丙烯颜料,将那些连环漫画原样放大,甚至把那廉价彩印工艺中的网点,都不厌其烦地复制出来。就画面的讲究和制作严谨而言,其画风显得十分古典。《在钢琴边的女孩》是一幅具有典型的利希滕斯坦画风特点的作品。整幅画复制了一幅连环漫画,比原作放大了五百多倍。画家不仅把原作的构图与人物形象准确复制下来,而且对原作者的笔法以及丝网印刷的网点作了精心细致的模仿。他借用广告画家的放大格,逐格将连环漫画上的图形一成不变地从小格转移到画布的大格上去。他还采用特制的金属雕版,上面打有整齐的小孔,把大片的小圆点有规则地排立在巨幅的画面上,有意模仿印刷工艺中的网点,以表明其放大的连环漫画的通俗文化色彩。他声称,这种绘画并不是机械的仿制品,其画法只是为了形式的原因:“我认为我的作品与报刊漫画是不同的……,我所作的是造型,而报刊漫画依我的解释并不是造型。”(爱德华·卢西·史密斯著《1945年以后的现代视觉艺术》,陈麦译,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88年,第130页。)

约翰斯

约翰斯

20世纪产生于美国画坛上的抽象表现主义,标志着西方现代艺术中心从巴黎转移到了纽约。如果说,这个画派其实是欧洲现代派绘画在美国的延续,那么此后在美国所产生的种种绘画流派,则全然是美国人自己的创造。波普艺术,便是最早的一个具有美国特点的画派。波普艺术出现在50年代中后期,按照利希滕斯坦的说法,“把商业艺术的题材用于绘画就是波普艺术。”它取材通俗,视觉图像简单直接,并且排除个性的流露。丙烯、搪瓷等材料在画面上造成平整光滑的肌理效果,让人想到杂志封面,带有高度类型化的气息。在波普艺术家眼中,艺术就是生活,生活就是艺术。它可以直接以现实生活中的物品为题材,而生活中的物品也可以直接作为波普艺术作品。波普艺术之后的美国画坛上,显示出流派纷呈的气象。照相写实主义、光效应、硬边绘画等等纷至沓来,让人眼花缭乱。光效应艺术流行于60年代,它通过线、形、色的特殊排列引起人们的视错觉,在静的画面上造出动的效果。照相写实主义主要流行于70年代,它根据照片绘制画面,形象逼真而细致。
约翰斯是波普艺术早期的代表人物,他生于南卡罗来那州,1952年移居纽约。他的画摒弃抽象表现主义那种短暂情感的表现,创造出一种用纯绘画形式、甚至用生活中的实物,精致处理日常现实题材的“新达达”风格。这种风格在波普艺术的发展中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约翰斯选择美国国旗作为该画的唯一母题。这一母题对于一般的美国公众来说,具有很强的象征意义。“再没有别的社会符号有美国国旗这么强大的抵抗审美转化的力量了。”然而约翰斯偏要坚持说:“这不是旗子。”这不免让人想起马格里特曾在其画着烟斗的一幅画上写下的一句话:“这不是烟斗。”确实,那不是烟斗,而只是一幅画。约翰斯在此所要说的,想必也是这个意思。他在这幅画中,其实是要表现图像与现实之间的那种界限。虽然他以高度写实的技巧把三面旗子描绘得十分逼真,但是它们看上去却似乎很不自然。它们毫无飘动和下垂的感觉,仿佛悬浮在半空。可以看出,它们彼此隔有一定的距离和空间,但是相互间没有任何联系。假如说它们多少还有那么一点动的感觉的话,那就是旗子上的红、白、蓝三色并不是平涂的单色,而是略微地带着起伏波动的效果。人们也许要问,画家是否在为这三面旗子画肖像?这样的肖像,想必只会存在于画家的脑子里。因而,这幅画所描绘的决不是一个真正的现实,而只是一种幻想的现实罢了。当我们第一眼看到这幅画时,怎么也不会想到它会让人有如此奇怪的感觉。

罗斯科

罗斯科

  (MarkRothko,1903—1970)生于俄国,十岁时移居美国,曾在纽约艺术学生联合学院学习,师从于马克斯·韦伯。他最初的艺术是现实主义的,后尝试过表现主义、超现实主义的方法。以后,他逐渐抛弃具体的形式,于40年代末形成了自己完全抽象的色域绘画风格。

罗斯科的艺术注重精神内涵的表达。他力图通过有限的色彩和极少的形状来反映深刻的象征意义。他认为,今日西方文明根植于西方的传统文化,尤其是希腊文化。希腊悲剧精神中人与自然、个体与群体之间的冲突,正是人的基本生存状态的写照。他说,“我对色彩与形式的关系以及其他的关系并没有兴趣……我唯一感兴趣的是表达人的基本情绪,悲剧的,狂喜的,毁灭的等等,许多人能在我的画前悲极而泣的事实表明,我的确传达出了人类的基本感情,能在我的画前落泪的人就会有和我在作画时所具有的同样的宗教体验。如果你只是被画上的色彩关系感动的话,你就没有抓住我艺术的核心。”

罗斯科的作品一般是由两三个排列着的矩形构成。这些矩形色彩微妙,边缘模糊不清。它们漂浮在整片的彩色底子上,营造出连绵不断的、模棱两可的效果。颜料是被稀释了的,很薄,半透明,相互笼罩和晕染,使得明与暗、灰与亮、冷与暖融为一体,产生某种幻觉的神秘之感。这种形与色的相互关系,象征了一切事物存在的状态,体现了人的感情的行为方式。画家借助于它到达了事物的核心。罗斯科的画往往尺幅很大,这是为了能让人置身于体验之中。他在,1951年这样说,“我认识到历史上创作大型绘画的功能可能是为了描绘一些宏伟豪华的事物。然而,我之所以画它们的原因——我想它也适用于其他我所认识的画家——正是因为我想变得极为友好亲切而又富有人性。画小幅绘画是把你自己置于体验之外,把体验作为一种投影放大器的景象或戴上缩小镜而加以考察。然而画较大的绘画时,你则是置身其中。它就不再是某种你所能指挥的事物了。”1958年,他又说,“我画大幅画,因为我要创造一种亲切的气氛。一幅大画是一种直接的交流,它把你带进画中。”(转引自尼古斯·斯坦戈斯著,侯翰如译:《现代艺术观念》,四川美术出版社,第212页。)罗斯科要求其作品挂得足够地高,并配以足够昏暗的光线和冥想的氛围,以便让人完全沉浸其中。当然,这种要求基本上得不到满足。

《蓝色中的白色和绿色》是罗斯科的代表作。画面上,绿色和白色的矩形排列在蓝色的底子上。矩形的边缘没有被明确地界定,颜色也相互渗透融合,这使得块面仿佛是从背景上隐约浮现出来,并且不断地徘徊、浮动着。它们在画面上产生某种韵律,温和、舒缓而深沉,触动着人们的心灵。暗淡的色彩给画面抹上一层神秘的、悲剧性的感觉,白色的区域则透出信心和潜力。罗斯科后期的作品,色调更加阴暗,仿佛淹没在日益加深的痛苦之中。他甚至让画面变为全黑,以表达其悲剧的意识。他60年代所作的壁画,带有某种崇高之感。

日林斯基

日林斯基

 日林斯基(1927—)是俄罗斯人民画家,俄罗斯美术研究院特别院士,俄罗斯列宾国家奖获得者。
  1951年于莫斯科国立苏里科夫美术学院毕业,师从切尔内绍夫、崔可夫、科林、格里采和雅科夫列夫。
  苏联时期“照相写实风格”的代表画家,从事人物肖像和画的结构创作。他的作品不仅是简单的再现客观事物,而且更加注重表达自身对人物和事件的评价。
  作品陈列在国立特列恰科夫美术博物馆、国立俄罗斯博物馆和其他馆院,并被外国的博物馆和私人收藏。

约干松

约干松

  油画家约干松是苏联著名现实主义艺术大师,他是十月革命后最早荣获苏联人民艺术家称号的画家之一。当苏联美术院刚成立,他就被批准为该院的院士;他的创作曾两次获得斯大林奖金。他不仅在油画艺术上成绩卓著,在艺术史学方面也有所建树。曾获得艺术史学的博士学位。他于1951年被任命为国立特列恰柯夫美术陈列馆的馆长。这幅《审问共产党员》,是他的代表作之一。
  波里斯·弗拉基米洛维奇·约干松(1893~?)于1918年毕业于莫斯科绘画、雕刻、建筑专科学校。给他以最深影响的指导教师是阿尔希波夫、卡萨特金和马留丁等画家。1922年,他加入了“革命俄罗斯美术家协会”。约干松的艺术风格是与富有民族传统的莫斯科画派有密切关系的。这一派的奠基人是俄罗斯早
期风俗画家彼罗夫、玛柯夫斯基等人。当然,从约干松的色彩上看,列宾与苏里柯夫的艺术手法也是他所关注的。
  约干松一生的作品不算很多,但每一幅画在苏联社会主义建设的重要历史阶段都具有一定的地位,比如《1919年的铁路交叉站》、《苏维埃法庭》、《工农预备大学学生出来了》等等。《审问共产党员》与另一幅名画《在旧时的乌拉尔工厂里》是两幅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姐妹作。 
  《审问共产党员》一画是在1933年苏联“工农红军15年展览会”上展出的名画。它是一幅历史性风俗画。因为它不具体描写哪个具体的历史人物和事件。它是一幅具有历史回顾意义的革命生活的生动写照。画面上展现了两个苏维埃优秀儿女–普通的苏联共产党人的形象。他们被白匪军俘获,现在正站在敌人的面前,泰然自若,把个人生死置之度外。他们精神上已战胜了眼前那几个企图使历史倒退的敌人。
  两名年轻的男女共产党员被捆绑住双手,站在宪兵队上校军官的办公室里。约干松用高视点来展示这幕景象,把两个英雄人物突现在中央,使他们的脸部离观者的距离更近。那个穿短皮大衣的粗壮青年,胸口敞开,露出里面的海魂衫,脚上打着裹腿,左脚叉开,巍然挺立,表现出他坚强的革命意志,在敌人面前镇定自若,毫无惧色;另一个被俘者是一个女青年,她脚穿毡靴,身裹鞣皮长襟皮袄,头戴耳帽,嘴唇紧闭,表现了对敌人蔑视的神情。女共产党员胸前内衣的红色,与整个铺有地毯的室内棕色调环境相比,仍然显得很醒目。
  约干松在这幅画上的最成功之处,是加强了两组人物的敌我对比性。在敌人方面,那个背朝观者而坐的穿蓝军服的军官,画家着力描绘他的后脑勺,他长着肥厚而红润的脖子,正低着头向被俘者提问;中间一个白军的头发梳得油光可鉴,正紧张地把眼镜凑近在一张小纸片上,仔细查看着什么;另一个身穿查尔克斯服的匪军的形象,则更显得丑陋,嘴角叼着纸烟,右手挥动着马鞭,看来对于两个被俘人的缄默不语,已不耐烦了。他那凶恶的神色,暴露出他内心的虚弱。这幅画的最大特点是注重人物的心理刻画。画家的爱憎,体现在每一个细节的表现以及色调的铺叙上面。这一切,向观者展示了在反动派武装干涉时期,在那严酷斗争的岁月中涌现出来的优秀的俄罗斯儿女的英雄气概。
  《审问共产党员》虽然总共只画了五个人物,但画面很大。由于它具有特定的历史认识意义,因此始终受到苏联人民的赞赏,并把画家的名字铭记在心。
  此画有211×279厘米。1948年,由莫斯科“中央红军之家”接收;1949年作了一幅变体,现藏伏尔加格勒美术馆;第二幅变体现藏苏联下塔吉尔美术馆。

艾伊瓦佐夫斯基

艾伊瓦佐夫斯基

  艾伊瓦佐夫斯基:出生在今亚美尼亚境内的一个商人家庭。16岁考入彼得堡美术学院,进伏罗比叶夫的工作室,18岁时就已画出成功的海景画,他以《风平浪静》一画获奖而使他有机会云游四方,饱览欧洲各地的海岸风光。23岁的画家赴意大利学习考察,画了一些富有浪漫主义情调的海景画,很快赢得了声誉。欧洲各国的美术学院竞相聘他。在那不勒斯时受到俄国大作家果戈里和大画家伊凡诺夫的鼓励。尔后又访问欧洲各国。27岁时回到彼得堡,科学院授于他院士称号,海军部聘他为海军画家。荣誉和财富接踵而至,但他并不迷醉于此,一年后毅然离开彼得堡回到故乡建立了自己的画室,专门描绘大海景色。艾伊瓦佐夫斯基善于描绘海上夜景,特别是画风暴海浪,名作《九级浪》令观者惊心动魄。他的海景画是通过表现大自然的力量,借以传达俄国人民的大无畏英雄主义精神。普希金和俄国作曲家格林卡称他是海洋的热情歌手,令英国风景画家透纳赞不绝口。

鲍罗维科夫斯基

鲍罗维科夫斯基

俄罗斯著名画家弗-鲁-鲍罗维科夫斯基(V.L. Borovikovsky ,1757——1825)是列维茨基的学生,乌克兰人。他画的人物往往以柔和的景色为背景,光线不明亮,色彩暗淡。这位18世纪后期著名的肖像画家的画反映了俄罗斯画家对于欧洲绘画技法掌握得纯熟程度。他喜欢将作品里的人物安排在自然风景中,采用不太显眼的庭院风光作为肖像画的背景,以此加强画面效果,突出人物形象。就像他同时代的英国肖像画家经常采用的手法那样,他有时也描绘华丽的帷幕和入时的服饰来增强画面的装饰性。他晚年的创作,注重人物的构图和画面的整体节奏,带有古典主义所特有的严谨风格。鲍罗维科夫斯基创作的肖像画色彩柔和、线条明晰,注重人物性格的刻画。创作于1798年的《乔姆金娜肖像》就出色调表现了贵族妇女雍容华贵的内在气质,反映了学院派风貌。2007 年5月15日,俄罗斯邮政为这位大画家诞辰250周年发行一套两枚纪念邮票,这套邮票由A.Povarihin设计,一版10枚,齿孔12度,总面值为 14.00卢布,邮票规格为37X50mm, 发行量为60万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