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画收藏

“石头”收藏:以真诚换真心

火云泛舟 说到“石头”,田黄、鸡血石是绕不开的话题,清朝乾隆皇帝曾把田黄和鸡血石称为印帝和印后,可见古人对田黄和鸡血石的推崇。前些年,美术报报道了一块重达84公斤的昌化田黄独石——“千秋万代”,而它的主人杜金康,近几十年间,前后收藏精品昌化田黄鸡血800余件。这不禁让我们好奇,这石头有何魅力,令人情有独钟。

潮流艺术收藏指南

草间弥生 南瓜  1989 年 4月上旬,香港苏富比开启了为期16天的当代艺术网上拍卖专场,该专场分为“草间弥生:独一无二及版数作品”“国际巨匠版画作品”“限量雕塑及潮玩”“中国当代艺术聚焦”四个部分,囊括了草间弥生、乔纳斯·伍德、KAWS、INVADER、Daniel Arsham、杰夫·昆斯等潮流艺术家的作品,彰显着艺术市场与时尚消费愈加紧密的联系。2019年至2020年初,潮流艺术成为了国内外拍卖行当代艺术场次的标配,我们似乎迎来了一个人人都爱潮流艺术的时代。从Artprice发布的《2019年当代艺术市场报告》中可以看出,从春拍到秋拍,潮流艺术在过去的2019年不断创造着令人咋舌的价格新纪录。2019年香港苏富比春拍上,KAWS恶搞“辛普森一家”与披头士乐队的画作《THE KAWS ALBUM》以1.15966亿港元(合约1480万美元)成交,一举刷新了KAWS的个人拍卖纪录,且成交价超过估价的15倍。潮流艺术不仅得到了主流艺术市场的认可,甚至跻身顶级艺术品殿堂,自然引发了收藏的热潮,从已故的巴斯奎特、凯斯·哈林到如今活跃的杰夫·昆斯、村上隆、奈良美智、KAWS、Ron English、空山基……潮流艺术家通过一系列的跨界与联名出现在现实与虚拟世界的各个角落,受到不同阶层的喜爱。然而潮流艺术模糊的边界、时常“借鉴”的艺术形式以及令人疑惑的高昂价格一直备受争议,对于潮流艺术爱好者来说,如何收藏适合自己的潮流艺术作品?本期我们就来分享一些“干货”。

报告显示中国年轻人喜欢艺术品收藏

报告显示中国年轻人喜欢艺术品收藏

由欧洲艺术博览会(TEFAF)和荷兰马斯特里赫特大学下属的艺术品研究保护机构联合发布的一份年度报告显示,中国“千禧一代”对于艺术的热爱,正促使他们用父母的钱买下价值上百万欧元的收藏品。这种现象令全球顶级画廊和拍卖行更加关注中国的艺术品市场。

疫情下国际化艺术市场的机遇和挑战——专访加拿大收藏家协会会长周岳平

疫情下国际化艺术市场的机遇和挑战——专访加拿大收藏家协会会长周岳平

近几个月来,随着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围的大规模暴发,国际艺术市场也面临着巨大的改变,市场的动荡既带来了严峻的挑战,也提供着潜在的机遇。对此,从事艺术品收藏、经营、投资长达二十余年的资深文化推广人、加拿大收藏家协会会长周岳平分享了自己的几个观点。

西泠印社集资购藏《三老碑》

西泠印社集资购藏《三老碑》

汉代《三老碑》,全称《三老讳字忌日记》,刻立于东汉建武二十八年(52),是现存最早的东汉石刻之一,也是江南仅见、浙江最古老的碑石,今保存在杭州孤山之巅西泠印社“汉三老石室”,为国家一级文物。

说一说古砚的拍卖与收藏

说一说古砚的拍卖与收藏

在收藏市场里,提起砚台,相比于书画陶瓷等热门品类,无论从收藏群体还是拍卖价格上来看,都还属于比较偏冷门的品种。不过近年来,一些精品砚台频频拍出百万甚至千万元高价,引发市场对于这一领域的广泛兴趣。

书画收藏,谨访七大陷阱

陷阱一:偏重书画家的名头 最近几年书画市场异常热闹,中国第一龙、第一虎、第一猫等粉墨登场;牡丹王、梅花王、葡萄王等占山为王;各种名目的书画大奖赛此起彼伏,金奖银奖满天飞;请领导人题词或合影,拿到各地招摇撞骗。这些场面煞是好看,但却苦了书画收藏圈。面对这些恶意炒作,收藏人士极易做出不正确的选择,花了冤枉钱,买了一些名不符实的书画作品,进而伤害他们参与市场的积极性。书画收藏是一门综合科学,需要全面地对书画家及其作品进行系统研究,不要为一些人的名头所迷惑。

乱花渐欲迷人眼:书画收藏当心“多胞胎”

乱花渐欲迷人眼:书画收藏当心“多胞胎”

笔者日前在一家书画艺术会馆里看到,在馆里的显要位置,悬挂着一幅国内某知名画家的《后赤壁图》。据介绍,此画乃作者亲笔所绘,赠送给该艺术会馆的。可让笔者颇为疑惑的是,该幅作品在近年的某场拍卖会上出现过,而且还拍出了不菲的价格,网上也有流传相关的图片和报道,根据报道,仅此一件。但按照艺术会馆负责人的说法,此画从一诞生就直接到他手上了,来源可靠,中间并无其他流传过程。究竟是“李逵”还是“李鬼”,在笔者的再三求证下,会馆负责人终于吐露实情,这幅画乃是那幅上拍作品的“双胞胎”,当时无缘拍得,便找到了原作者,做了很多工作。画家依样画葫芦又重新画了一幅给他。谜底揭开,个中实情却有种“乱花渐欲迷人眼”的感觉。

以石比德 当下我们如何赏石

以石比德 当下我们如何赏石

  璞石无光,岁月有情   以石比德,当下我们如何赏石   中国历来有赏石爱石的传统,古典园林建筑有“立石”,书斋清供则有“供石”,赏石是文人雅士经久不衰的一种风尚,寄寓了国人特有的自然观和宇宙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