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 2020

约干松

约干松

  油画家约干松是苏联著名现实主义艺术大师,他是十月革命后最早荣获苏联人民艺术家称号的画家之一。当苏联美术院刚成立,他就被批准为该院的院士;他的创作曾两次获得斯大林奖金。他不仅在油画艺术上成绩卓著,在艺术史学方面也有所建树。曾获得艺术史学的博士学位。他于1951年被任命为国立特列恰柯夫美术陈列馆的馆长。这幅《审问共产党员》,是他的代表作之一。
  波里斯·弗拉基米洛维奇·约干松(1893~?)于1918年毕业于莫斯科绘画、雕刻、建筑专科学校。给他以最深影响的指导教师是阿尔希波夫、卡萨特金和马留丁等画家。1922年,他加入了“革命俄罗斯美术家协会”。约干松的艺术风格是与富有民族传统的莫斯科画派有密切关系的。这一派的奠基人是俄罗斯早
期风俗画家彼罗夫、玛柯夫斯基等人。当然,从约干松的色彩上看,列宾与苏里柯夫的艺术手法也是他所关注的。
  约干松一生的作品不算很多,但每一幅画在苏联社会主义建设的重要历史阶段都具有一定的地位,比如《1919年的铁路交叉站》、《苏维埃法庭》、《工农预备大学学生出来了》等等。《审问共产党员》与另一幅名画《在旧时的乌拉尔工厂里》是两幅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姐妹作。 
  《审问共产党员》一画是在1933年苏联“工农红军15年展览会”上展出的名画。它是一幅历史性风俗画。因为它不具体描写哪个具体的历史人物和事件。它是一幅具有历史回顾意义的革命生活的生动写照。画面上展现了两个苏维埃优秀儿女–普通的苏联共产党人的形象。他们被白匪军俘获,现在正站在敌人的面前,泰然自若,把个人生死置之度外。他们精神上已战胜了眼前那几个企图使历史倒退的敌人。
  两名年轻的男女共产党员被捆绑住双手,站在宪兵队上校军官的办公室里。约干松用高视点来展示这幕景象,把两个英雄人物突现在中央,使他们的脸部离观者的距离更近。那个穿短皮大衣的粗壮青年,胸口敞开,露出里面的海魂衫,脚上打着裹腿,左脚叉开,巍然挺立,表现出他坚强的革命意志,在敌人面前镇定自若,毫无惧色;另一个被俘者是一个女青年,她脚穿毡靴,身裹鞣皮长襟皮袄,头戴耳帽,嘴唇紧闭,表现了对敌人蔑视的神情。女共产党员胸前内衣的红色,与整个铺有地毯的室内棕色调环境相比,仍然显得很醒目。
  约干松在这幅画上的最成功之处,是加强了两组人物的敌我对比性。在敌人方面,那个背朝观者而坐的穿蓝军服的军官,画家着力描绘他的后脑勺,他长着肥厚而红润的脖子,正低着头向被俘者提问;中间一个白军的头发梳得油光可鉴,正紧张地把眼镜凑近在一张小纸片上,仔细查看着什么;另一个身穿查尔克斯服的匪军的形象,则更显得丑陋,嘴角叼着纸烟,右手挥动着马鞭,看来对于两个被俘人的缄默不语,已不耐烦了。他那凶恶的神色,暴露出他内心的虚弱。这幅画的最大特点是注重人物的心理刻画。画家的爱憎,体现在每一个细节的表现以及色调的铺叙上面。这一切,向观者展示了在反动派武装干涉时期,在那严酷斗争的岁月中涌现出来的优秀的俄罗斯儿女的英雄气概。
  《审问共产党员》虽然总共只画了五个人物,但画面很大。由于它具有特定的历史认识意义,因此始终受到苏联人民的赞赏,并把画家的名字铭记在心。
  此画有211×279厘米。1948年,由莫斯科“中央红军之家”接收;1949年作了一幅变体,现藏伏尔加格勒美术馆;第二幅变体现藏苏联下塔吉尔美术馆。

艾伊瓦佐夫斯基

艾伊瓦佐夫斯基

  艾伊瓦佐夫斯基:出生在今亚美尼亚境内的一个商人家庭。16岁考入彼得堡美术学院,进伏罗比叶夫的工作室,18岁时就已画出成功的海景画,他以《风平浪静》一画获奖而使他有机会云游四方,饱览欧洲各地的海岸风光。23岁的画家赴意大利学习考察,画了一些富有浪漫主义情调的海景画,很快赢得了声誉。欧洲各国的美术学院竞相聘他。在那不勒斯时受到俄国大作家果戈里和大画家伊凡诺夫的鼓励。尔后又访问欧洲各国。27岁时回到彼得堡,科学院授于他院士称号,海军部聘他为海军画家。荣誉和财富接踵而至,但他并不迷醉于此,一年后毅然离开彼得堡回到故乡建立了自己的画室,专门描绘大海景色。艾伊瓦佐夫斯基善于描绘海上夜景,特别是画风暴海浪,名作《九级浪》令观者惊心动魄。他的海景画是通过表现大自然的力量,借以传达俄国人民的大无畏英雄主义精神。普希金和俄国作曲家格林卡称他是海洋的热情歌手,令英国风景画家透纳赞不绝口。

鲍罗维科夫斯基

鲍罗维科夫斯基

俄罗斯著名画家弗-鲁-鲍罗维科夫斯基(V.L. Borovikovsky ,1757——1825)是列维茨基的学生,乌克兰人。他画的人物往往以柔和的景色为背景,光线不明亮,色彩暗淡。这位18世纪后期著名的肖像画家的画反映了俄罗斯画家对于欧洲绘画技法掌握得纯熟程度。他喜欢将作品里的人物安排在自然风景中,采用不太显眼的庭院风光作为肖像画的背景,以此加强画面效果,突出人物形象。就像他同时代的英国肖像画家经常采用的手法那样,他有时也描绘华丽的帷幕和入时的服饰来增强画面的装饰性。他晚年的创作,注重人物的构图和画面的整体节奏,带有古典主义所特有的严谨风格。鲍罗维科夫斯基创作的肖像画色彩柔和、线条明晰,注重人物性格的刻画。创作于1798年的《乔姆金娜肖像》就出色调表现了贵族妇女雍容华贵的内在气质,反映了学院派风貌。2007 年5月15日,俄罗斯邮政为这位大画家诞辰250周年发行一套两枚纪念邮票,这套邮票由A.Povarihin设计,一版10枚,齿孔12度,总面值为 14.00卢布,邮票规格为37X50mm, 发行量为60万套。

谢洛夫

谢洛夫

谢洛夫: 俄国画家。师从列宾、契斯恰科夫。1888年,他的《少女与桃子》以具有印象派的外光色彩而在莫斯科的展览会上一举成名。画中穿粉红色上衣的少女,是马蒙托夫家族的一位小姐。这个家族当时正从事西伯利亚大铁路的修筑,是俄国资本主义时代的天之骄子。
  处于1905年革命风暴到来之前的残酷时代,赛洛夫没有从事主题性的巨幅创作,而把精力主要放在肖像画领域。他为高尔基、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李姆斯基一科萨柯夫等进步艺术家画过肖像;也留下了诸如教会检察长巴别达诺斯切夫、·金钱大王格尔叶马、国家杜马主席穆拉姆采夫、工业巨头马拉卓夫……等等俄国革命前整整一代“当代英雄”们的肖像。留下了那个时代的生动的写照。

  1887 年 91x85cm 布 油彩 Tretyakov Gallery, Moscow 莫斯科 特列恰科夫美术馆 ,画家运用传统的艺术语言,在构图与用色上都予以创新。室内的阳光被明净的色彩所渲染,空间感与人物十分调和。人物的精神状态把握得十分准确。室内陈设典雅,画家以寥寥几笔,把环境处理得窗明几净,阳光明媚。少女肖像充满着一种青春的活力。

列维坦

列维坦

 (1861-1900年)列维坦是俄国19世纪下半期最杰出的风景画家。他出生在立陶宛山城基巴尔塔一个犹太人家庭,父亲是铁路上的低级职员。列维坦幼年时父母就双亡,生活无着落。12岁时进入莫斯科绘画雕刻学校半工半读,师从萨符拉索夫和波连诺夫。1884年终以优异成绩毕业,作品在巡回展览画派展览会上展出,特列恰柯夫以重金购买了他的毕业创作。从此他以独具风格的风景画家登上俄国画坛。1891年30岁时正式加入巡回展览画派。37岁开始回母校执教,是位优秀的教授画家。列维坦的风景画一般以农村的平凡景色为题材,赋予大自然以特殊的涵意。24岁的年轻画家与大作家契诃夫成了莫逆之交,在契诃夫的启发下,列维坦更加接近具有民主思想的人物,使自己的风景艺术更具时代意义。19世纪90年代,俄国民主运动高涨,影响着画家的思想。他和契诃夫一样,在作品中表现出激动和喜悦的情绪和对生活的信心。列维坦创造的作品总是有纪念碑式的构图和朴实简练的艺术语言。他对自然景物进行高度的概括,创造出俄罗斯大自然具有深刻思想的综合形象。契诃夫说“他是一个伟大的独树一帜的天才,他的作品是那么清新有力,本该引起一场变革,可惜他死得太早了”。他一生历经坎坷,但在他的画中却充满希望、欢乐,闪烁着“能使疲倦的心灵愉快起来的阳光”。

希施金

希施金

  (1832-1898年)伊凡·伊凡诺维奇·希施金是俄国19世纪巡回展览画派最具代表性的风景画家之一。他一生为万树传神写照,描绘俄罗斯北方大自然的宏伟壮丽,探索森林的奥秘,被人们誉为“森林的歌手”。希施金出生在维亚特卡省的一个商人家庭,他自幼就生活在森林之中,对森林怀有深厚的情感,也使他获得有关森林的许多知识,从学画起就立志画大森林。他20岁时来到莫斯科,考入绘画雕刻建筑专科学校,入莫克里茨基工作室学习。毕业后升入彼得堡美术学院,入画家伏罗比约夫画室学习五年,前后九年的艺术学习,使他绘画基础非常扎实。28岁以优异成绩获得金奖,走出校门,赴德国和法国深造。33岁又获彼得堡美术学院院士称号,1873年被聘为教授。希施金的风景画多以巨大的、充满生命力的树林为描绘对象,那些摇曳多姿的林木昂然挺立,充满生机。繁木菁林,疏密有致,大森林的美与神秘,被渲染得淋漓尽致,可谓美不胜收。希施金所描绘的林木,无论是独株,还是丛林都带有史诗般的性质。林木的形象雄伟豪放,独具个性,显示出俄罗斯民族的性格。
  早晨的大森林,朝雾弥漫,阳光刚从树梢射进密林,人们呼吸到了潮湿的空气,嗅到了青苔的芳香,顿时感到清新凉爽,心旷神怡。在这宁静的大自然中,动物世界也充满人性和人情意味,腐朽的老树上,几只小熊和母熊团聚一起,母熊看着小熊嬉戏顽耍(据说熊是萨维茨基画的),它揭示了宇宙万物生生不息的规律。画家完全沉浸在这大自然的诗情之中。

杜米埃

杜米埃

  杜米埃(HonoreDaumier,1808—1879)法国进步的现实主义画家、讽刺家和雕塑家。出身于马赛的玻璃工人家庭,少时便到巴黎谋生,曾为书店学徒。他开始时是学版画的,在1830年曾经学过石版印刷技术。1848年后,便试着用水彩画来进行创作。同时,也试验着用油彩来作画,其中包括一些以堂·吉诃德为题材的画作,虽然,大多数都是未成品,但,却探索出一种自由、油墨厚重而明暗对比强烈的风格来。从1830年起,便参加法国左翼报刊的漫画工作,以进步的共和主义者立场,向保皇党、君主立宪派和新波拿巴派进行斗争。1832年曾因讽刺国王路易·菲力普的漫画《高康大》被捕入狱。1834年里昂工人起义失败,发表《立法肚子》、《出版自由》、《唐斯诺南街的屠杀》等大型石版画,对反动统治阶级表示抗议。1848年革命后创作讽刺性雕塑抨击新波拿巴主义。1851年路易·波拿巴政变后,被迫停止政治漫画而作生活漫画与油画创作。他善于抓住典型特征,滑稽的模仿来讽刺法庭,和描写贫穷人们的生活。油画创作多以劳动人民和卖艺人的生活为题材,运用强烈的明暗对比,结合遒劲的线条,来突出人物形象,粗犷泼辣,富有独创性。他创造了两种令人难忘的人物:腐败,沉迷于金钱的中产阶级和那帮凶恶的政府代言者。一生贫困,在老年时,他双目失明。但是,他还是参加巴黎公社的革命运动。一生总共创作了漫画四千多幅,讽刺性雕塑铸成品三十六件,油画及水彩画有《起义》、《洗衣妇》、《三等车厢》、《街垒中的家庭》、《喝汤》、《堂·吉诃德》等。人们钦佩他,奉他为20世纪最伟大的表现派画家。他激进、革命思想,乃至在创作上敢于自由“创造性”的使用各种材料,都是让人们大声喝彩的。

德朗

德朗

 (1880-1954年)安德烈·德朗出生于法国沙东,逝于加尔什。他和弗拉芒克共用一间画室,19岁时结识马蒂斯,1905年和马蒂斯在法国南部一带旅行作画,深受马蒂斯影响,是野兽派的先驱者。德朗首先发现黑人艺术,认识到民间艺术的丰富和想像的浓郁;他还发现原始艺术、庞贝绘画、中世纪哥特艺术和文艺复兴初期大师们艺术的奥秘。他研究了古人艺术创造的秘诀,重新踏上他们所走过的路,运用传统创造现代艺术。大自然是他创作灵感的源泉,博物馆中历代大师之作是他创作的模特。  
  德朗早期的作品使用的是分段色块、快速的曲线和生硬的颜色,手法并不粗野,笔下的线条还算典雅,色彩也还和谐。他所采用的主要颜色是绿色、蓝色、以及从玫瑰红到深紫的所有紫色。在他的画中看不到相撞的笔触,看到的是精湛技巧的比例、色彩关系,不相混杂的色块线条,果断肯定不含糊。在创作中他主张秩序、朴实、有条不紊。在他的艺术思想和创作中堆积了过多的回忆,汇聚了过多的思想。阿波利奈尔在1916年对他的评价是:“德朗狂热地研究大师们的作品,他临摹他们的画,表明他十分想要了解他们。同时,他以无与伦比的勇敢,超越了当代艺术认为最大胆的一切举动,从而简练、清新地重获艺术原则,并从中发现其规律。”世人对他的评价不一,有人说他是“法国在世的最伟大的画家”。

翁贝特·波丘尼

翁贝特·波丘尼

翁贝特·波丘尼(Umberto Boccioni,1882—1916)是意大利画家和雕塑家,未来主义画派的核心人物。他不仅是这个运动的推动者,也是这个运动的杰出理论家。他把马里内蒂的思想运用到视觉艺术领域,构思起草了1910年的《未来主义画家宣言》、《未来主义绘画技法宣言》及1912年的《未来主义雕塑家宣言》。在把理论兑为现实的努力方面,他称得上是位天才的未来主义实验者。那些别出心裁的作品,展示了他在绘画和雕塑领域所取得的独特成就。他的理论,从某种意义上说,不仅超越了那个时代,甚至超越了他自己的实验。比如,他认为可以在雕塑中使用更为广泛的材料,“玻璃、木材、硬卡纸板、钢铁、水泥、马鬃、皮革、布料、镜子、电灯等等”,这种非传统物质的使用虽未在其自己的作品中出现过,但在后来的达达主义和构成主义中变为现实。他还提出使用发动机以使某些线条或平面活动起来,这一想法由构成主义实践,至六十年代被广泛运用。如果没有1916年的意外坠马身亡,他也许能把未来主义发展得更远。
《美术馆里的骚动》是波丘尼的第一件未来主义绘画作品。这件作品采用了俯视的角度,把美术馆里的混乱和无序充分展示在观众面前。运动和奔跑着的人们涌向大门,传达出骚动不安的气息,而放射状构图进一步强化了这种感觉。色彩是新印象主义的,这得益于他曾在巴拉画室接受的专门的新印象主义技法训练。光和色被打碎成一片小点,烘托着运动和杂乱的气氛。在这里,嘈杂和乱哄哄的刺激也许正在暗示我们,美术馆所隐喻的古典艺术受到了现代工业文明的冲击。
  波丘尼往往先提出各种理论,然后再努力把理论变为视觉形象。作于1910—11年的《城市的兴起》正是其理论在绘画上的反映。在这幅画中,他追求“劳动、光线和运动的伟大综合”。画面前景是一匹巨大的红色奔马,它充满活力,扬蹄前进。在它前面,扭曲的人物如纸牌般纷纷倒下。背景是正在兴起的工业建设。在这里,象征的寓意非常明确:巨马暗指了未来主义者所迷恋的现代工业文明,它正以势不可挡之态迅猛发展,而人群则暗示了劳动的活力。画面以鲜艳的高纯度颜色、闪烁刺目的光线、强烈夸张的动态以及旋转跳跃的笔触表达了未来主义者的信条:对速度、运动、强力和工业的崇拜。波丘尼曾说,“古旧的墙壁和宫殿令我作。区。我希望新事物,富于含意的事物,强有力的事物。”这幅画正是他所希望的新事物的反映,是对沸腾的现代生活的注解。从画面渗透出的动感和节奏中,我们感受到了波丘尼的发明——“线条一力量,也就是指一切物体借以对光线和阴影作出反应,并产生出外形力量和色彩力量的能量。”
   除绘画外,波丘尼的很多精力被投放在雕塑方面,他是唯一杰出的未来主义雕塑家。1914年,他自愿参加意大利国民军,投身到他和马里内蒂都鼓吹为“文明的洁身之道”的战争中。1916年,在纳罗纳的骑兵训练中,他不幸坠马身亡,年仅34岁。

雷东

雷东

 (1840—1916年).奥迪隆·雷东出生于法国南部的波尔多,幼年体弱,少年时代性格孤癖,喜欢独自冥想。普法战争时,30岁的雷东从军作战,因病退伍后,受到柯罗影响开始作风景画,并向版画家布里斯丁和画家热罗姆学习。
  雷东从创作木炭素描的经验中,发现了表现神秘和幻想最有力的语言——黑色。黑色是夜的代表,也是神秘的象征,他的版画与素描是由飘浮的眼珠、半人的植物与昆虫等混合而成的超现实世界。人们称他为超现实主义的先驱。
  90年代之后雷东开始画油画和色粉笔画,从这时起他的艺术特点已从原来的恐怖与幽暗,变成了欢乐与明朗。这些作品多由美丽的花卉和少女组成,其色彩灿烂中有节制,华丽而不俗艳。波纳尔曾说过:“这类作品表现了两种几乎相对的特色:一为非常纯粹的可见实体,另一为神秘的情感。”他在非现实的画中寻求“人之美和思想之威”。
雷东既反对写实派,也反对印象派,认为写实派缺少想像力,而印象派完全是感性的。他自己要探索一种具有思想魅力的人性美,他创造了自己的艺术语言而成为象征派最杰出的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