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高早期素描被指张冠李戴 华盛顿藏品受质疑

梵高早期素描被指张冠李戴 华盛顿藏品受质疑

被鉴定为梵高早期素描的作品,华盛顿国家博物馆收藏

  两幅华盛顿国家美术馆收藏的被认为是梵高早期素描的作品很可能是“赝品”。

  澎湃新闻获悉,在耶鲁大学出版社明年1月即将出版的一本新书中,作者伊夫·瓦索(Yves Vasseur)认为,这两幅梵高早期素描上的签名与后来的梵高绘画不符,且素描的完成度比他的其他素描要高。虽然这一判断本身暂无定论,但是它引出了关于作品真实性的严肃问题:这些素描是否出自梵高之手,将影响到人们如何看待梵高在艺术上的变化发展。

  这两幅描绘房屋的素描于1958年在比利时博里纳日蒙斯库斯梅斯的一处阁楼中被发现,梵高曾在那里为矿工们担任牧师。画作在拍卖场上售出,之后被捐赠给华盛顿国家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 of Art in Washington, DC)。

  伊夫·瓦索的著作《文森特·梵高:身份问题》(Vincent van Gogh: Matters of Identity)将于明年1月由耶鲁大学出版社出版。2015年,蒙斯被评为当年的欧洲文化之都,瓦索曾充当负责人,推动展览“梵高在博里纳日:艺术家的诞生”(Van Gogh in the Borinage: the Birth of an Artist)在该城市的举行。瓦索有关于梵高的发现的过往记录,他在两年前发现,一幅被认为是梵高的照片其实拍的是他的弟弟提奥。

梵高早期素描被指张冠李戴 华盛顿藏品受质疑

被鉴定为梵高素描的作品,华盛顿国家博物馆

梵高早期素描被指张冠李戴 华盛顿藏品受质疑

被误认为是梵高肖像的提奥照片

  这场2015年在比利时蒙斯举办的展览关注梵高成为艺术家的决定,其中,两幅借展自华盛顿的素描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1880年9月,时年27岁的梵高写信给提奥:“我将拾起我的铅笔……我要重新回到素描上,从那时起,一切在我眼中都变了,现在我正在路上。”

  在蒙斯的展览之后,瓦索着手研究这些素描,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它们的原版。素描于1958年时在塞缪尔·德尔绍(Samuel Delsaut)位于库斯梅斯家中的阁楼中被发现。

  德尔绍在1958年时自称是Charles Decrucq的孙子,后者在1880年7月到10月间曾是梵高的房东。两幅描绘简陋房屋的素描与Decrucq家族的房子非常相像,根据假设,梵高可能这两幅画给了Decrucq作为租金。

  正是在Decrucq家居住时,梵高做出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决定——“拾起”他的铅笔。当时他正一贫如洗,和房东的孩子们分享一间陋室:“房间是那么的小,有两张床,孩子们的和我的。”

  当德尔绍注意到,阁楼中发现的那两幅绘画上都署了“VG”的时候,他的“心脏跳了一拍”。他随即联系了提奥的儿子,文森特·威廉·梵高(Vincent Willem van Gogh),后者将其鉴定为梵高真作并公布。瓦索的调查表明,这项鉴定只经过了草率的研究,而且主要是基于画作在Decrucq家发现的事实。

  德尔绍和他的儿子决定售出这些素描。经历了如此漫长的时间,我们已无从得知两大拍卖行对此进行了怎样的检查。苏富比判定它们并非真作,但佳士得愿意继续进行拍卖。最终,1970年,两幅画在佳士得以每幅4200英镑的价格售出。

  这两幅素描由石油大亨、藏家与艺术品交易商阿曼德·哈默(Armand Hammer)购得。1990年,在他去世前,他将其捐赠给了华盛顿国家美术馆。

  如今,瓦索正在用全新的眼光看待这些画作,缩写的“VG”让他感到惊讶,因梵高在后来的签名中一直署的是“文森特”。在风格上,相较于其他的博里纳日素描,如《雪中的矿工》(Miners in the Snow),这两幅素描看起来技巧性更高。瓦索还惊讶地发现,德尔绍在1958年时自称是梵高房东的孙子,而事实上他是侄孙。与此同时,他发现了一幅描绘Decrucq之家的的画作照片,署名是埃利·德尔绍(Elie Delsaut),塞缪尔·德尔绍的叔叔。这幅画与华盛顿的那两幅风格接近。

梵高早期素描被指张冠李戴 华盛顿藏品受质疑

《雪中的矿工》 1880

梵高早期素描被指张冠李戴 华盛顿藏品受质疑

署名是埃利·德尔绍的素描

  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被一直被认为是梵高作品的重要鉴定方,但是他们通常不会就其他馆藏中的作品发表评论。然而,博物馆的收藏与研究部主任Marije Vellekoop为瓦索的新书撰写了前言,声称“我完全认可”他的研究,因为他“没有将流传下来的‘事实’视为理所当然。”

梵高早期素描被指张冠李戴 华盛顿藏品受质疑

梵高故居(原Decrucq之家)? Ville de Maison / Maison Van Gogh Cuesmes

  梵高博物馆前收藏部主任、2015年蒙斯展览策展人司吉拉·凡·霍格顿(Sjraar van Heugten)对于华盛顿国家美术馆的这两幅素描持开放态度。但是在瓦索一书的引言中,他写道,作者的发现“围绕作品的真实性,提出了严肃的问题与值得商榷的理由”。

  目前,华盛顿国家美术馆的发言人暂时无法做出实质性的评论。受到疫情影响,美术馆的策展人与管理员需要等待,直到他们能够“进行各自与集中的研究”。

  华盛顿的这一案例显示出排除张冠李戴的重要性。一直以来,艺术史学家都将这两幅素描视为梵高到1880年为止的某种艺术才华的证据。但是,如果它们并非出自梵高之手,那么,其他的那些粗犷的博里纳日素描将表明,梵高的艺术发展会和我们以为的有很大出入。惊人的是,就在完成博里纳日素描后的十年之内,梵高开始使用色彩来创作那些富有表现力的油画。梵高获得进展的速度比我们所想的还要快。

  (本文编译自《The Art Newspaper》)

 

来源:www,soc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