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销瓷:文化交融与审美变迁的生动见证

作为沟通中西的通道,陆上丝绸之路广为人知。但实际上,海上丝绸之路也是中国古代对外贸易和文化交往的重要通道。由于瓷器是当时海上贸易的重要商品,因此海上丝绸之路也被称为“陶瓷之路”。早在秦汉时期,海上丝绸之路已初步形成。明清时期,随着新航路的开辟,中国瓷器大量远销欧美地区,推动了早期贸易全球化的形成和发展。

近日,中国国家博物馆深度挖掘馆藏资源,自主策划、主办的“浮槎万里——中国古代陶瓷海上贸易展”,以294件(套)展品,全方位展示了从唐五代至明清时期的中国古代陶瓷外销的整体面貌和中国古代瓷器文化的对外影响,勾连出一幅波澜壮阔的中国陶瓷外销图卷。这些展品多是“南海I号”“华光礁I号”“辽宁绥中三道岗沉船”“南澳I号”“碗礁I号”等沉船出水瓷器,由此我们得以窥见不同朝代外销瓷器工艺的变化发展,进而感受到这段时期内社会的发展与审美的变迁。

长沙窑瓷器是中晚唐时期陶瓷海外贸易最主要的产品之一,产品远销20多个国家和地区。1998年发现于印尼爪哇勿里洞海域的“黑石号”沉船,共出水文物6.7万余件,其中长沙窑瓷器就占5.6万余件。长沙窑创烧于初唐,中晚唐时期达到鼎盛,其装饰手法丰富多样,以釉下彩绘和贴塑最具代表性,兼有印花、划花、镂雕等。纹饰题材常见人物纹、动物纹、植物纹,部分器物书写诗文,此次展览中的长沙窑青釉彩绘盘即为典型代表。此外,在展览中见到的长沙窑青釉褐斑贴塑执壶上,其流及两系下方各饰一处模印贴花椰枣纹,体现出受到外来文化因素的影响。因为椰枣树是阿拉伯地区特有的高大乔木,其纹样带有浓郁的域外风情,这也说明当时可能已经出现外国商人订烧的现象。

越窑是唐宋时期南方最重要的青瓷窑场,烧造时间从东汉晚期延续至南宋,其空间范围集中在浙江上虞、余姚、宁波、慈溪等地。唐五代时期,越窑的中心窑场位于慈溪的上林湖一带,产品以釉色纯净的青绿色瓷器为主,多采用划花和刻花的装饰手法。这一时期的越窑不仅生产民用瓷器,且烧制高档的宫廷用瓷,代表了当时青瓷生产的最高水平。从越窑青釉刻花莲瓣纹罐、越窑青釉双系执壶等展品中,可以捕捉到越瓷胎骨较薄、施釉均匀,釉色青翠莹润、光彩照人的特点,难怪其可以成为供奉朝廷的贡品,又获得唐代陆龟蒙“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的赞美。

南宋开始,经济中心逐步南移,以龙泉窑、景德镇窑、福建地区为核心的外销瓷产区工艺逐渐成熟,产量急剧增加,主导了这一时期的陶瓷海上贸易,并涌现出一批专门生产外销瓷的窑场,中国瓷器由此进入大规模外销的阶段。在此次展览中的宋代瓷器以青白釉居多,如德化窑青白釉长颈瓶、闽清义窑青白釉出筋盏、青白釉刻划纹八棱执壶、景德镇窑青白釉狮形砚滴等,它们多通体施青白釉,釉质莹润,釉面光亮。胎质细腻,且胎体较薄,器身多素面无纹,也有出现一些简单的花卉纹、卷草纹样,是宋人偏好雅致、简约、清逸审美的完美例证。

随着元代青花瓷的烧制成功,此时,瓷器上的刻、划花和印花装饰技法退居到次要地位,而让位于彩绘。以展览中的景德镇窑青花莲池鸳鸯纹图菱花口盘等为代表,可以看出元青花瓷装饰十分讲究布局、构图,讲究青白相映、疏密相间、虚实相生,尽管其装饰层次多、画面满,但却层层有别,主次分明又浑然一体,使人感到丰富而不繁杂,具有很高的艺术表现力与形式美感。元代景徳镇瓷器的外销区域相较于宋代明显扩大,东亚地区仍是最主要的输出地区。此时,器型较小的青白釉和青花瓷器在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被大量发现,卵白釉瓷器广泛见于东南亚、南亚、东北非及中南非等地,青花瓷器则在北印度、中东、波斯湾北岸、阿拉伯半岛南部、东北非等地有大量发现,不同国家对于瓷器的不同审美偏好由此而体现得淋漓尽致。

随着全球航路的开辟以及早期全球化贸易体系的逐渐形成,明清时期中国瓷器的贸易网络开始向欧美地区延伸。以景德镇窑、德化窑等为代表的外销瓷器风靡世界,成为了对外文化传播的重要物质载体,对世界范围内的物质文化生活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东西方社会和文化间深层次的交流与互鉴,也极大地丰富了中华文化的内涵。在瓷器的面貌上,自然也产生了较大的变革。明、清两代除了生产青花瓷外,还大量生产了彩绘瓷和各种颜色釉瓷,出现了明前期釉上红彩、黄彩和金、银的彩瓷,成化斗彩瓷、正德素三彩,浓艳的嘉靖青花五彩瓷、清宫廷御制的珐琅彩瓷等,可谓灿烂辉煌,至精至美。这一时期陶瓷制品的产量之多、工艺之精、品种之丰富、装饰之多样是前代所无法企及的。同时,展览中出现的日本制瓷器,也表明了在明清时期日本瓷业的崛起壮大。如日本制五彩武士人物瓶,薄釉光亮匀净,胎质坚硬细密。主题纹饰是日本传统的武士图,武士或身着盔甲,或举扇骑马,或身佩日本刀,或手执器械,形象生动。辅助纹饰也十分具有日本传统图案的特色。五彩经中国传入日本,融入本土文化基因后,演变成装饰性较强的日本制五彩独特的面貌。

从这些出水和传世瓷器中,我们看到了中国外销瓷器的面貌受需求地的文化影响越来越大,由此得以感知时代的变迁及东西方人民审美意趣的流变,亦从陶瓷工艺发展的角度领略了由唐代至清代海上丝绸之路的经济、文化发展与互相交融的历史,展现出中国人民自古以来对于世界文化的包容,是各美其美,美美与共的绝佳印证。

 (施晓琴整理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