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佳山对话 • 高云 薛亮 江宏伟 管峻 作品展

    展览名称:佳山对话 • 高云 薛亮 江宏伟 管峻 作品展
    展览时间:2021/03/28~2021/05/28
    展览地点:[江苏]-南京市玄武区中山陵6号36幢-(佳山艺术空间)
    主办单位:佳山艺术空间
    参展艺术家:高云 薛亮 江宏伟 管峻

展览协办:南京光阳文化艺术有限公司、江苏品艺天下文化科技发展公司

时代的洪流滚滚向前,在物质极度丰富的当下,现代人却面临强大精神压力,渴求回归——回归自然,回归本心——成为了一种普遍性的当代社会心理。

心向往之,身不能至,是众人的痛苦。但是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不仅守护着自己的精神家园,同时,也替大家一起,共同守护着超越凡尘的初心。他们,将最本真的稚爱变成坚守的挚爱,从专业到事业直至伟业。在他们这里,人们可以沉浸地领略艺术之美,倾听他们隐于书画间对初心的回答,对传统的追摹,对时间的领悟,对经典的反思……与他们同处一个时代,我们何其有幸!

本次佳山艺术空间邀请高云、薛亮、江宏伟、管峻四位艺术家组合呈现作品。四位艺术家恰好又分别是中国画人物、山水、花鸟、书法方面成绩斐然者,在我们与他们的作品进行对话之前,不妨先来看看艺术家与其作品之间的对话。

与自我对话

石涛说:笔墨当随时代。傅抱石说:思想变了,笔墨不得不不变。高云则说,“笔墨当随人”。人才是时代的主角与根本,随人,即随时代。笔墨随人,既随画者本人,亦随观者众人。时代易变,人本不变。随时代,或许会流于表面与风尚,随人,才能随心随情随性。唯此,作品或许才能永恒。高云很早便享誉画坛。与其他画家不同,他是一位*全能“画家。国画、连环画、插图、年画、邮票设计,国画里的工笔、写意,人物、山水高云都能画的得心应手。“而且都达到了天花板水平”(范迪安先生语),特别是,高云并没有满足于绘画上的成就,在各类公务岗位上也付出了才情与奉献。孟子曾说,“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遁世山林诗酒茶固然是一种名士风范,但在文化建设与发展中为众人谋福祉,又何尝不是修齐治平的最高情怀呢?高云自言:“不同的岗位历练也有好处,我感觉自己的视野由窄变宽、由近变远了,想问题时由‘小我’转为‘大我’了。”

对“大我”的追求与思考经由笔墨提炼流露,艺术表达更加深入到本质的心性涵养。欣赏高云笔下的人物,你能感受到一种观念的表达,一份精神的寄托,一个画家的修为。对此中国美协主席范迪安评价说:“在他的笔下,无论是历史主题还是现实题材,无论是煌煌大幅还是精致小品,他在创作的主题立意、构思构想、情境营造、形象塑造上始终体现出鲜明的时代意识,作品充满了开阔明朗的意境、生机盎然的气韵和明快清新的格调,折射出蓬勃的时代气象,更体现出高昂的时代精神。”

与传统对话

马鸿增先生曾这样评价山水画家薛亮:“展读薛亮的作品,令人沉迷于那静穆、幽邃、清逸、纯净的审美意境,震惊于那奇特、神秘、非凡的结构张力,陶醉于那缜密、灵动、精到的笔墨功力。”马鸿增将薛亮归到心象山水一类——以经过重新建构的传统语言形态,构筑非现实的山水时空,由此而开拓出一种现代的、全新的审美境界。

薛亮曾长时间游历名山大川,在对自然的写生中,他深切地认识到传统绘画中的笔墨符号是脱胎于自然景观的艺术形态,是主观世界对客观世界的重新塑造。此后,薛亮不再简单地追摹自然,而是从古人那里重新发现、借鉴绘画元素,并将其意象化,按当下意趣编排整合,创作出独具意蕴的作品。每一幅在审美趣味,笔墨章法,意象组合上各有差异,但又有机统一在画家的个人风格中,物我合一,澄怀观道。

传统在有些人眼里是程式是套路,是固有的绘画样式,但是在薛亮看来,传统是一个整体文化概念,包罗种种,生生不息。其自言:“在创作中遇到瓶颈时,我首先问道于传统,但绝不因循守旧。知其理而致其用,传统给了我很多启发。随着艺术阅历的加深,我对经典传统也愈加敬畏……”

与时间对话

第一次欣赏江宏伟作品的人,大凡会有这样的感慨:这是宋人的画吗?!

作为花鸟画家,江宏伟的作品普遍具有着精细而朦胧的特质,这一对似乎对立的特质,在画家这里有着和谐的统一。

精细源于其作品有着无惧时间流逝的凝视之感,细微处的每一笔一划都慎重严格,精工而无匠气,生动灵巧。他曾说:“一瓣瓣花叶的勾描,一片片羽翼的渲染,让我处于纯粹社会的空白状态,空白到麻木的境地,思维停滞了,各种欲望回到睡眠之中………”这种精细和对艺术纯粹的追求,似乎将画家带到了出离于时间的梦幻之境。而宋画之所以成为宋画,除了画家和主题外,其今日所呈现的古雅效果,正是时间所赋予的历史感。江宏伟画作的灰暗朦胧效果,当是他将墨色在各自浓淡碰撞中交相融合后的独特效果。

曾有批评家这样说过:江宏伟对宋画的迷恋事实上是使自己对时间的迷恋有一个依托。迷恋宋画只是一个幻象。通过对宋画的观察,他找到了自己完成时间之梦的方法。

如果你想获得“内美静中参”这一充满艺术感悟的人生体验的话,你当来与江宏伟的花鸟画有一场发自内心的对话,平静纯和、淡然自得,你当知道这份淡然的厚度,它单纯,但永恒。

与经典对话

余秋雨曾评价管峻的书法:“充满了初唐时期的青春生命……明丽柔雅而不求重力,匀停舒缓而不着凌厉,一眼就是初唐的日月。”初唐,是怎样的一种气象呢?那是中国古代史上最为繁荣昌盛,蓬勃向上的一段时期。在书法美学上,尤其是楷书,唐朝在建立之初就已经拥有了欧阳询、虞世南这样的楷书大家,不久又有了褚遂良。他们以包罗万象的晋人书法垂范作则,横直斜正、各尽其体、各尽其势。

当下学书法的人,常常从初唐入,却时有追慕意态陷于其中,未入法门却又刻意特殊的习气。

管峻的书法从研习褚遂良和欧阳询开始,不急不躁,不刻意追求特殊风格,反而使当代书法,有了一个不激不随的古典坐标。

挥洒而不张扬,严谨而不拘泥,管峻从平静端正的起点出发,逐渐山长水阔,他的行书、草书、隶书都蔚成气象。在与经典的对话中,管峻逐渐形成了自己的格调和逻辑,这是一种与初唐相遇,沉浸内化之后的彰显,他的字,带给观者扑面而来的经典气息,既远又近。

每一幅作品都是书画家对过往艺术人生的一段总结提炼,对于观者来说,可从此间反观自身美学的记忆,体会生命的丰盈。花上半天时间,与四位不同风格,不同经历的书画家对话,赏一幅字画,读一段人生,悟一番深意,还有什么比这更值得的事情呢?

文/艺驰

来源:www,meishuji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