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理论与技法》油画风格

风格是人们常常谈论到的话题。谈到绘画的风格,又常常把它和流派联系在一起。从意义上说,风格是作品艺术特点的综合表现,是一种艺术语言,它包含了内容和形式。一部美术史,上下几千年,甚至可以追溯到更远,但发展到出现油画的阶段,是数百年的事。油画的风格流派博杂,尤其是在当今的时代,艺术样式更是林林总总。数不胜数。每个艺术家的创作态度和创作方法,往往是不相同的,只有那些站在前人的肩膀上,从固有的经典范例中吸取精华。突破传统模式,去开拓自己独特的审美视野,探讨新的艺术内涵与表现形式,努力去确立自己独立不群的艺术品质,这样的艺术家才真正地具有大艺术家的风范。然而,这样成功的艺术家,无论在哪一个时代。都只是极少数。

艺术家的喜好不同,自然对自身艺术选择的切入点也不一样,有的从技巧着眼、有的从观念人手,也有的同时把技巧和观念放在一起思考。无论哪一种对待艺术的态度,都有它存在的理由,毕竟人们所看到的最终是作品。至于作品的高下优劣,品格清俗。最终还是由人们去判断,由时间去选择。优胜劣汰是历史的规律,艺术发展史也是一种历史。

有人说过,文学艺术是要"使看不见的东西被看见"。使别人看不见的东西被看见。这并不是说看不见的东西不存在,而是这"东西"往往被人们视而不见,是艺术家独具慧眼并通过他们的创造,用他们的语言把它们用另一种方式呈现出来,让人们"看见",并引起思考与共鸣。这种创造成果就是文艺作品。一位作家说:"小说是灵魂的逆光。你把灵魂的一部分注入作品从而使它有了你的血肉。也就有了艺术的高度。"绘画亦然。画家用什么样的思维和表现去创造?在创造的实践过程中有什么样的倾向性?所创造的艺术成果。这位画家与别的画家有什么不同’这思考不同,创造的角度不同。艺术于法的侧重点不同,就是画家的风格。也就是说,风格是思维与表现形式的有机结合。

就表现形式而言,画家实际上是以自己的表现强化(诸多造型因素中的某个因素直至该因素中的某个方面,并以此作为他个人作品形式的主导因素,与此同时,减弱和舍弃其他因素,使之处于从属地位甚至被取消。这里所说的强化井非简单地加强,而是源于个人对造型艺术的独特理解,是画家在对艺术语言的追求中得到感悟的结果。即使在写实或具象绘画与现代抽象、表现性绘画之间,也没有不可逾越的鸿沟,相反,它们在审美的很多方面是相通的。一些宣称与传统审美观念决裂,不再受传统艺术原则束缚的艺术派别,最终同样落人了新的窠臼,适从于新的规范。而新的规范与传统的规范之间,往往有着不可割断的传承关系。传统是没有界限的,对于后来的更新的艺术派别来说。这些曾经足新的规范,又逐渐成为了"传统"。传统绘画中的构图均衡、色彩协调和谐、黑白灰分布合理、点线面组织得当、画面结构经营有序、韵律节奏控制适宜等造型要事,我们在各时代不同流派的绘画中同样可以找到。

走进西方美术史的长廊,好比打开了一个人类文明的宝库。那些绚丽耀目、激动人心的艺术瑰宝,把我们带回到久远的时光。这是一部庄严而浪漫的历史。油画发展史作为人类文化史的一个重要方面,以其视觉艺术特有的形式展示在我们面前。当我们站在时代的历史定位上,顾盼纵横,认真地检视着这些人类珍品的时候,欣赏赞叹之余。往往会引发出对人文精神问题的思考,对绘画艺术及其存在形式的关注。

回顾过去许多世纪以来的油画艺术,要把所有的画家都十分精准地作流派的定位是很困难的。因为在流派自然发展的过程中。往往相互影响,相互渗化,而且没有准确的地域与时间的界限。画家在不同时代氛围的影响下,其作品必然会呈现出不同的面貌,早期作品是某一种风格,属于某一个流派。晚期作品又是另一种风格,属于另一种流派,这样的画家在美术史上并不鲜见。有的画家其画风处于多种流派的边缘,其流派的归属就显得模棱两可。而在同一流派之中,又往往存在着诸多互不相同的表现风格,象征主义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因此,与其纠缠不清地去泛泛地谈论风格流派,不如着重点评分析一些美术史上风格鲜明的、对绘画的发展有着重大影响的代表性画家及其作品,更来得具体和明晰,更具说服力。必须说明的是,艺术其实是很难用语言去评述的,古人认为,艺术很多时候“只能意会,不可言传”就是这个道理。每个审美主体对同一审美对象的感受都可能不同,当你直接面对作品时,才有可能真正地体味到其中的奥妙,那才是你最真实的感受。

本书所选用的100多幅作品,几乎涵盖了从古典主义到当代架上绘画艺术的主要流派和风格。而从中选择了40位有代表性的画家的主要作品,从其所属流派的艺术主张,该作品的风格特色和与众不同的表现手法和技巧等方面,来分析这些作品,旨在使读者能从中对前辈大师们的风格造诣有进一步的了解。

提香

意大利文艺复兴盛期杰出画家。他的贡献在于他对色彩的运用和对绘画技巧的发展,提香是以富于魅力的色彩、卓绝的技巧和完美的艺术表现而名垂美术史的。他对色彩有着深刻的理解。在他的作品中,色彩和明暗关系是塑造形体的基本要素,线条则处于次要的位置。色彩冷暖变化的微妙,在他笔下被运用得惟妙惟肖。这是提香技巧的主要特征。他和乔尔乔涅创造的“色彩交响乐”成为近代绘画的法则–画面像一首交响乐,色彩相互和谐,相互烘托而又相互作用,形成有节律的有机整体。他画肖像和人体常用的一种橙黄色,至今仍被称为“提香色”。他运用色彩的技巧,对后来欧洲的一些著名画家如鲁本斯、凡·代克、委拉斯贵支、伦勃朗、德拉克罗瓦以及苏里科夫等人都有过很大的影响。他的作品具有柔和的哀婉动人的情绪和静穆的诗意。

《蓄胡子的男子像》是一幅构图比较单纯的肖像画。在画面处理上基本是传统的古典肖像画经典模式:在暗的背景上衬托出人物脸部与衣服的亮面,人物暗部则融入背景之中,以造成空间的深度。人物脸部罩染出精准的素描关系和色彩关系,对于人物性格的刻画以及上衣锦缎质感的轻松处理。都令人叹服。一抹白色的衣领在画面上很起作用,令画面顿觉精神起来。在人物动态的处理上,这幅画也有独到之处,以半身正侧面置于画面中央,而头部回转四分之三,这样的处理是比较罕见的。

关键词:油画教程,油画技法,学油画,油画培训,油画教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