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伊凡.伊凡诺维奇.希施金的油画艺术

 俄罗斯地处欧洲与亚洲之间,正是处于这种特殊的地理位置,它在文化的发展中吸收了欧亚两洲的文化营养元素,并使不同的文化相互交融,从而使俄罗斯的文学与艺术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和民族气派。而在19世纪70年代出现的“巡回画派”更是为俄罗斯的艺术发展增添了光辉。“巡回画派”是一批反对沙皇农奴制的民主主义进步画家组成的团体,他们主张深入民间、深入生活,揭露当时的社会黑暗,同情劳动人民的疾苦,并用艺术作品反对当时的专制统治。这一时期的俄罗斯成就了大批的杰出艺术家,他们把俄罗斯的艺术事业推向了一个新的阶段。伊凡·伊凡诺维奇·希施金就是该画派第一批成员的核心力量,他的油画艺术表达了对俄罗斯大自然的热爱与理解,同时也为俄罗斯和世界艺术的发展做出了贡献。
  
  一 、 伊凡·伊凡诺维奇·希施金油画艺术分析
  
  希施金早年在莫斯科雕塑建筑学校学习,后转入彼得堡皇家美术学院,并以优异的成绩获得金质奖章毕业;毕业后潜心研究法国巴比松画派的风景画,并在表现大自然的空气、阳光、色彩等方面取得了较大的进步。他一生热爱自然并长期居住于林区之中,他这种对森林的熟悉热爱并发现森林秘密之美的人始终怀着诚挚的情感去作画,被人们称为“森林的歌手”。因为在他笔下的森林已经不是简单的写生,而是融入了他对自己祖国壮丽山河的热爱和对俄罗斯民族雄实深沉豪放性格的赞美。在他创作鼎盛之时的作品大多数是雄健挺拔的松树和婆娑多姿的橡树,他从树的共性中找寻出不同的个性来表现,从而体现出画面上不同的风采。《麦田》是希施金早期的优秀作品,画面中晴朗的天空下是一望无际的金色麦田,在麦田中间是一条通向远方的小路,而麦田中耸立着健美挺拔、姿态各异而又富有韵律感的松树,这样的松树表现出了生活的丰富和质朴的美,同时也让观众倍感亲切。在这幅作品中构图平淡而富有节奏,这与俄罗斯民歌中的抑扬情调也是较为一致的。《橡树林》作于1887年,这是一幅表现在阳光照耀下的橡树林,充满了活力的橡树在阳光下伸展着茂密的枝叶。它的枝干高大,树身上长满了青苔,浓密的绿叶愈见深广和雄伟,而地面上的花草、平静的水池更加显出橡树林的深远和厚密。这一切都十分准确地表现了俄罗斯大自然的风貌。希施金于1898年去世,《造船木森林》也是他生前最后一幅巨作。这幅作品气势雄伟,画面布局丰满、生动自然,一棵棵粗壮匀称的大树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精神,而林边的小溪清澈见底,这一切把人们带入了一个生机勃勃的世界。该作品在他晚年的作品中达到了很高的艺术成就,在世界表现风景的题材中,这也是一幅成功之作,我们可以这样评价希施金的油画艺术:它是一首大自然的赞美诗,同时也是画家理想的境界。希施金笔下的森林是具有明朗清新的空气环境,这也成为他抒发情感的重要手段,因为他笔下的自然景象是真实的,画面中变化的光线缭绕在绿茵间的森林薄雾之中,这都使森林变得朦胧与柔和,从而使画面显得轻盈透明,也显示出希施金对大自然的感受深刻而细腻。他对森林的落叶、树枝、小溪和朝雾的细节,表现得生动而全面,并都具有节奏感和韵律感。在作品构图中,画家通过森林间树木的间隔和树枝的倾斜而形成了整体氛围的烘托,并总是洋溢着对大自然的无限热爱。他笔下所描绘的森林树木总是郁郁葱葱、生机盎然,显示出了无限的生命力,这是画家的真实感受,也是人与自然最美妙的沟通,它使得人与自然变得更加圣洁和美好。

 二、 伊凡·伊凡诺维奇·希施金油画艺术启示
  
  希施金一生追求对大自然的真实再现,但画家把对景物写生的目的只是为了准确地描绘下来的话,那么也不会有我们现在所看到的生动而充满力量的作品。画家对艺术内涵的理解是根据艺术美的需要而作出的表现方式,这里就包含着我们常常提到的构图问题、色彩冷暖关系变幻问题、光对物象产生的影响变化等等。首先,构图是根据我们画面的主题思想来安排的。因为每个人都有着各自的审美需求,这就决定了我们在把握风景时有取有舍,从而学会艺术化地加工和表现,把自己感受最深刻、最典型的物象搬到画面上去。相反如果我们把所见到的一切都画进去,反而对画面的整体效果和艺术性并不会起到什么好的作用,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去伪存真、去粗取精,适当地主观安排画面。在缤纷复杂的大自然中,希施金以他特有的感受对画面进行细致的斟酌,从而达到画面关系的整体与和谐,这说明了对构图的理解与把握是何等的重要。其次,色彩的丰富变化和冷暖关系在大自然中是很复杂的。我们要想表现大自然丰富多彩的物象就必须对色彩的基本原理内涵有深刻的理解和熟练的把握。因为在作画时色彩间的关系并不是绝对而言的,它是通过相对比较而作出的判断,如果我们单纯孤立地去描绘和思考就不会真正地把握好色彩关系,当然也不会有好的效果。光对于我们来说都很熟悉,正因为它对大自然有着强烈的影响才使色彩产生了不同的微妙变化,如果我们忽视光对色彩的作用,那么画面便会失去应有的魅力。在希施金的油画作品中,他把光对森林的影响表现得是那样的微妙与丰富,我们都为之而惊叹!他在1886年的油画作品《阳光下的松树》中,整个画面表现得生动而自然,在这里并没有修饰的痕迹,它把俄罗斯北国温暖和煦的阳光表现得十分准确,潇洒灵活的笔意使得画面跃然生辉、气韵盎然。这些都是对光很好的理解与运用。在希施金的油画作品中形体关系与色彩的结合堪称典范,这也是他的艺术作品美妙之处。设想如果画面没有色彩,那是多么的苍白无力,同样,缺少形体关系也是没有意义和空洞的。我们在写生实践中最突出的问题便是往往把自己所要描绘的物象照搬于画面之上,并依据物象的局部去观察形体和色彩,最后把局部进行拼凑而组成画面,表面上看去很细腻、很准确,待到整体欣赏作品时形体和色彩的矛盾便显现出来,这都是形体与色彩关系不和谐造成的。当我们研读希施金的油画作品时,在这方面是很有收益的。如油画作品《松林中的早晨》作于1889年,这幅作品不单纯是一幅风景画,它是带有一定戏剧性和情趣性的,这就更增加了色彩与形体结合的难度。但作者把风景与情节相结合表现的自然生动,同样能够陶冶人们的情操并深受广大人民的喜爱。大自然是我们最好的老师,希施金的油画艺术实践了这句话的内涵,他在面对大自然物象时,总是能够饱含一种激情与热爱,并用自己心灵深处的情感精神去面对生活、面对大自然。他的艺术作品是率真的、强烈的。我们似乎能够感觉到希施金在作画时主要是凭借自身的感受,但他更多的则是用主观意识来客观反映现实生活中的美,从而更好地传达出自己的表现力和抒情性。纵观希施金的每一幅油画作品都是依靠自己的真诚情感和创造精神而获得的,他能够始终尊重自身的感受并形成自己的艺术特色。在现实生活中任何艺术的形成、存在、发展都有着自身的发展规律,在这里希施金的油画艺术也不例外,只要我们勤于思考、勇于实践,便会从他的艺术作品中领悟到其中的奥秘与乐趣。
  
  三、 伊凡·伊凡诺维奇·希施金油画艺术感悟
  
  希施金的油画作品是依据自己审美视角的一种思维感受方式来进行艺术创作的,其实每位艺术家创作的初始阶段都应该有自己的艺术语言、艺术个性和较为独特的生活感受,正如希施金热爱大自然,热爱大森林一样;但随着艺术创作的延伸和发展,艺术中的各种因素也在不断地升腾与提高,直到最后有较为完整和谐的艺术作品产生。希施金的油画作品能够把握自己独有的感受与表现方式,在现实平凡的素材中找到自己的艺术视角,从而揭开了艺术创作新的一页。在他的油画作品中有着丰富的画面视觉效果并营造出了众多的别具特色的森林意景,表达了人类复杂的精神活动,使一些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思想成为现实。因此,他的艺术作品是把人们从一般的视角感性方面转化并开拓,常人没有感受到的而他却富有创造性地提炼表现出来,从而把人们带入到艺术的审美享受之中。希施金的艺术创作与他的生活感受和生活阅历密切相关,他能够站在一定的高度歌唱赞美自己的祖国和人民,是因为他有着时代的民族精神和传统文化的感染与熏陶。他不是随心所欲的,更不是个人主义的泛滥,他是在吸收和继承传统的基础上随着深厚扎实的基本功而显示其光辉的。这使我们明白,艺术在创作中要不断地发现和提高新的艺术视角,增强自身的生活感受和创造开拓性思维,使艺术作品不断地获得突破与创新。
  
  参考文献:
  [1]希施金集 李天祥 主编黑龙江美术出版社 1997年8月
  [2]西方美术史教程 李春 著陕西人民美术出版社 2003年2月
  [3]中西美术批评比较 李一 著 河北美术出版社2000年6月

来源:网络

关键词:油画教程,油画技法,学油画,油画培训,油画教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