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中国油画及其它-中国油画的几个问题与马一丹先生商榷(作者:耿纪朋 )

  笔者近来在2006年第五期《艺术•生活》中看到一篇题为《关于中国油画的重新思考》的文章,读完之后,颇有些感触,所以把一些问题提出来与马一丹先生商榷。文章开篇结尾都以李小山对中国画的论断“中国画已走到穷途末路”来比附中国油画的困境,笔者认为是不妥的。李小山之所以说“中国画已走到穷途末路”是因为中国画在形式语言上并未有突破,而其原有的文人士大夫生存基础也不复存在,所以是面对时代变革的一种改革问题。“穷则变,变则通”,李小山本人也并未放弃对中国画的改造。尽管马先生强调油画的“穷途末路”是“指中国当代油画整体人文精神的落”。真的是这样的么?笔者认为并不是这样。
  油画作为一门画种,它和中国画(或称为水墨画更为合适)、版画、壁画等并无地位差别,只是媒介的不同。不同的艺术门类在相同的背景下所遭遇的境地是相似的,虽然是不尽相同的。中国的“艺术热潮”的出现是多方面的原因造成的,中国油画只不过是其中一个部分而已。中国当代油画家们最初是以“先锋”的姿态出现在公众们的面前的,他们始终在努力冲破什么,有时的做法甚至是很幼稚的努力,但是我们不能否认他们对人生的追求。马先生用了很长的篇幅回忆中国油画的成长历史,这些历史说明了什么?只能说明中国油画家们始终在走一条探索的路,虽然在笔者看来这较长篇幅的文字在马先生的文章中并没有支持什么论点,也并没有提供什么有价值的材料。另外,笔者冒昧纠正马先生一个艺术史上的错误:油画是在1542年(明嘉靖二十一年)最初进入中国的,从中国人自己从事油画创作开始也有三百多年的历史了。另外“中国油画是在19世纪被引进国门,并被一些思想界人士所看重的。”这句话的表述似乎也有问题,把“中国油画”改为“油画”语句倒还通顺些。
中国当代油画的开始应该是文革后,特别是1979年3月,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会第23次扩大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通过了十年“文化大革命”中被取消了的中国美术家协会开始恢复正常工作的决议,随之对“艺术为政治服务”、“艺术是阶级斗争的工具”等“文革”时期遗留下来的问题开展了激烈的讨论并给予彻底的否定。这标志着中国油画进入一个新的历史时期。`85新潮美术运动时期,各地艺术团体纷纷成立,使油画在中国大地上有了更为普遍的基础。“油画民族化”的问题在`80年代重新提出来,在某种意义上讲,是没有必要的。虽然这时西方现代艺术思潮和艺术作品的影响使中国油画风格各异,不乏模仿之作,但是艺术家自我的生活经验和内心体验都是真正中国本土的。形式上的问题可以借鉴,不能因为形式元素的借鉴就忽视内在精神的探索,尽管这些表现有些生硬,却不能无视他们对生活、生命的思考和艺术表现最佳契合点的寻找,而以“个性又消解到整体的无意识中去了”一言蔽之。
改革开放后的中国艺术市场开始正式建立起来。特别是1992年以后,中国油画家们频频参加国际性展览,中国当代油画在国际艺术市场中得到了认可,中国艺术市场中中国油画也成了重要角色之一。这当然会对艺术家及其创作造成影响。跟风艺术家的大量存在,使艺术创作有流于模式化的危险,但是中国油画的创作大军中始终有一部分人在努力的向前冲,引领前进的风潮。新的艺术家也并非都是缺乏头脑两眼放光的拷贝者,艺术家有着自己独立人格的追求和独立风格的探索。
85新潮运动以来,批评家之所以成为艺术圈中举足轻重的群体,究其重要原因是艺术发展的需要。或许某些艺术家在抱怨话语权的缺失,但是艺术家真的能够在整体上把握自己作品的解释吗?分开是必要的,因为涉及到利益基础的作品,解读并非艺术家独立可以完成的,公众在某些程度上讲不能从深层次自我承担这个责任。批评家的大量出现与艺术市场的兴盛也不无关系,虽然艺术批评在市场的冲击下有混乱的嫌疑,但并非所有批评家都放弃了自己的学术批评立场以及自己的选择标准。虽然现在进入批评领域的博士生、硕士生数量在增多,英语好、专业弱的问题也普遍存在,但艺术自身的规律会进行选择,不合适的人总会被淘汰的,更何况这种高学历多是英语好、专业弱的情况不仅存在艺术领域,这个问题就该质问中国的教育体制了。
涉及到艺术教育的问题就不得不提及近年的扩招问题。高校扩招已经成为中国一道特殊的风景线。艺术类的考生近年成倍的增长,难道中国真的需要这么多的艺术家么?公众美育的缺失和专业艺术教育者的相对过剩使中国艺术热潮有回潮的趋势。但是,考生的数量居高不下,这不仅是中国油画面临的问题,又何尝不是整个中国艺术面临的问题呢?
中国的艺术当下面临着许多问题,艺术市场规范化就是其中重要的一个。艺术家创作作品、策展人实行展览策划、批评家进行批评、画廊代理作品、美术馆和博物馆以及收藏家收藏作品,各个环节都具有各自的主体,艺术创作、批评等各自独立是非常重要的。中国油画面临的问题是中国艺术面临的问题,我们应该把中国油画放置在一个较为合适的位置上探讨这个问题,包括中国画等画种都应该放在一个特定的前提下来解决相应的问题。忽视条件限制的海谈和饱含情绪的愤闷都并不能改变什么,我们要切实的去做,是在不否定前人的基础上去努力改进,而不是打倒一个权威,树立另一个权威。无论是中国画还是油画都有其改革的高潮和低谷,没有谁能使哪种画种中断,不仅是在近百年内不可能,在相当一段时间内也不可能。没有谁的作品中没有自己的思考与关注的对象,只能是量多量少,有意识或潜意识的问题。

来源:网络

关键词:油画教程,油画技法,学油画,油画培训,油画教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