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油画与国际当代艺术的关系(作者:耿纪朋)

  中国当代油画的时间界定并不是统一的。相当一部分学者主张从建立新中国开始就是中国当代艺术的开始,这是艺术史的问题借鉴政治史的习惯导致如此界定的流行。政治的变革必然会影响到艺术的变化,但是艺术风格转变等艺术问题有其自身的规律,艺术不完全是政治的附庸。还有一部分人士主张以“文革”为界,“文革”后美术为当代艺术;也还有人主张把`89后美术作为当代美术;此外还另有一些主张。中国当代油画时间的界定必然要与中国当代艺术、当代美术的时间界定一致,笔者认为无论是中国当代艺术还是当代美术其开始时间界定要以艺术自身的变化和重大转折为依据。

中国当代艺术之所以不同于中国古代艺术、近代艺术、现代艺术是因为中国当代艺术有其自身的特点。中国当代艺术是艺术走上自律性发展的时期,中国当代艺术是艺术走向创作自由与多样并重的时期,中国当代艺术是艺术开始艺术市场规范化的时期……笔者认为中国当代艺术应该是从1979年开始。1976年10月到1978年底的“后文革”时期是中国政治和文化经历的特殊阶段,也是中国美术经历的特殊阶段。美术创作并没有摆脱政治的束缚,也并没有突破“文革”时期的创作模式。虽然这个时期的油画与“文革”时期有所不同,表现现实生活的作品时有出现,但是从总体上看并没有走到“文革”的阴影,这是一个短暂的、特殊的过渡时期。所以,“后文革” 时期还不是中国进入当代艺术的时期。
1979年3月,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会第23次扩大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通过了十年“文化大革命”中被取消了的中国美术家协会开始恢复正常工作的决议,随之对“艺术为政治服务”、“艺术是阶级斗争的工具”等“文革”时期遗留下来的问题开展了激烈的讨论并给予彻底的否定。随着解放思想的呼声和改革开放的政策以及西方文化的冲击,中国彻底改变了“文革”和“后文革”时期的美术形态,中国艺术在这个时期开始了历史性的转折。中国当代油画应该从这一时刻算起。

中国当代油画从1979年开始具有了独立自律的地位,不再是依附于政治权力话语的宣传图画,也不是点缀传统中国画的风雅布景,而是开始对生存的关切和对灵魂的思考。中国当代油画近三十年的历程走完了西方一百年走过的历程,西方现代、后现代艺术大师们殚思竭虑、痛苦煎熬的灵魂性问题在中国当代艺术中被中国当下的现实问题所取代。中国人是一个重现实的民族,中国艺术也是关注当下的艺术,中国当代油画同样关注当下的问题而使其走向自律的道路。中国当代油画的独立性表现在中国当代油画是随着中国现实的变化而进行形式的调整和内容上的包容的。

高名潞先生在其《墙:中国当代艺术的历史与边界》一书中把中国当代艺术分为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后“文化大革命”时期(1976年–1984年);第二个阶段是“八五美术运动”时期,是包括1985年到1989年中国当代艺术的两个高潮(1985、1989)的革命性突变时期;第三个阶段是20世纪90年代的艺术,即多极前卫的发展时期;第四个阶段是20世界90年代末至今,高先生称之为美术馆时代。[1]笔者对于第一个阶段的时间界定是不同于高先生的,这一阶段的名称笔者也认为不合适,可改为反思“文化大革命”时期。第四部分的定名是与高先生考查这一段系统的历史相关,笔者却认为这一时期不仅仅是美术馆成为中国当代艺术的重要竞技场地的时期,也是艺术市场影响艺术创作的时期、批评和艺术史导向艺术发展的时期。艺术的发展趋向规范化,美术馆、画廊、艺术空间等对艺术的发展都在起到越来越重要的影响,这一时期可称之为艺术体制时代。艺术体制时代是艺术家、批评家、艺术机构以及艺术市场全面发展的时代。

中国当代油画的第一阶段只是可以看作是“拿来主义”阶段,这一时期的中国艺术界面临着太多的重构问题,如何走出去还不是一个需要急迫解决的问题。一些西方国家和中国关系的正常化和“文革”后对于一些人和事的“拨乱反正”都促进了艺术家们的创作,积淀了太长时间的情感得到了释放,作品创作出现了一个新的高潮。

尽管这一时期对外交流只是官方组织的一些代表团外出访问,但是一些国外作品的图册流入中国,对于中国艺术家在封闭了十年之后再次睁眼看世界打开了一扇小窗口。部分艺术家得到出国的机会,尽管只是极少一部分人,但是他们带来的春风是不可忽视的。中国当代艺术开始了与世界接轨的新纪元。

中国`85新潮美术运动的出现是中国艺术家在受到西方现代哲学和艺术冲击之后做出的反映,而这时欧美地区的艺术已经从现代主义的各流派进入了后现代主义时期了。中国艺术界之所以在二十世纪80年代能够广泛的接受西方的现代主义,从某个角度上讲,这是中国油画长期以来形成的优势地位和中国人的惯性思维所致。这一时期中国当代油画的创作探索取得了相当丰富的成果,然而就与世界的接轨而言,由于渠道的不完全畅通和经济能力的悬殊等方面的原因并未获得很好的与国际其他地域文化的交流。经济能力的限制不仅是指整体而言,这与个体艺术家的经济承受力也有极大的关系。

1989年2月,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中国现代艺术展”(又称“现代艺术回顾展”)展出了来自全国各地186位新潮艺术家的数百件代表作。《中国美术报》报道中写道:“展览在中国美术馆的1楼东厅、2楼和3楼的全部展厅举行,总面积为2200平方米。……一、把装置、行为和波普艺术放在第一展厅,是想以强烈的视觉刺激,去冲击已往艺术样式给观众的审美惰性。二、2楼中厅强调一种宗教式的崇高气氛。无论在冷静的沉思中,还是在绝望的煎熬中,都执著着某种信仰的心态。这是1985年一直存在的思潮。三、把关注荒诞、理性的倾向集中于一厅,强调‘冷’。四、2楼特别强调‘热’。无论是对痛苦的发泄,还是流恋生活的温情,情感表现是最突出的特点。五、反`85新潮的势头日盛,以纯化语言最具代表性。包括对水墨语言的探求,都放在3楼。”[2]这次新潮美术的大聚会在枪声中为中国新潮美术拉上了幕布。

盛极必衰,中国当代艺术在1989年的大阅兵使当代油画的创作转入一个相对沉寂的时期,但是一大批在80年代活跃的艺术家和批评家在政治等因素的影响下出国对于把中国当代油画的信息带出去和国际当代艺术进行交流提供了一个机会。所以,这一时期尽管国内的情况出现了低靡,但是是为了中国当代油画大规模的走出国门与国际交流创造舆论导向。

马尔库塞在他的《单向度的人》中指出:“只有当形象活生生的驳斥现实秩序时,艺术才能说出自己的语言。”[3]中国当代油画家们进入`90年代以后不同于`80年代的视角和语言方式来构建真正意义上的中国当代油画。由于中国当代文化在这一时期呈现出巨大的复杂性和多样性,油画创作也反映出中国社会和文化在转型期的多样性和丰富性。中国当代油画在`90年代引起了海内外的关注。

早在改革开放初期,一些青年艺术家就以“先锋” 、“前卫”的姿态唤起了国外对“文革”后中国油画的关注。我们谈到`90年代初期中国当代油画的复苏往往关注于几个有名的展览,其实那些在国外的中国艺术家和批评家的努力是不容忽视的。`80年代以来,中国涌现的各种艺术思潮都被西方看为中国开放政策在文化上的体现,他们认为中国当代油画的重要意义在于社会和政治方面。中国艺术家在激情过后的冷静思考和潜心创作为消化那些西方来的思想提供了契机,消化后的回归使`90年代的作品更根植于中国的社会现实,既有当下的,也有历史的。表现形式上的国际化又在形式表面搭起了沟通平台。

1993年1月至3月间在香港以及后来在台湾和澳洲等地区进行巡回展出的“后`89中国新艺术” 展览使中国当代油画受到西方社会的普遍关注。随后的同年6月,王广义、李山、余友涵、方力钧、刘炜、冯梦波、喻红、孙良等人参加“第45届威尼斯双年展”;第二年李山、余友涵、方力钧、刘炜、王广义、张晓刚等人又参加了“第22届巴西圣保罗双年展”。通过展览进入西方的中国当代油画既具有中国本土化文化特征,也具有市场途径,这是中国当代油画与西方对话的真正全方位开始。

黄专在其《中国当代艺术如何获取国际身份》一文中指出:“近几年来,在艺术界中西方对东方的关注,是国际当代政治版图上‘后殖民主义’、‘非欧洲中心主义’思潮的一种反映,它有没有冷战后西方中产阶级和文化界对东方的那种‘含情脉脉’的文化猎奇的味道呢?我们是应该去迎合这种趣味抑或利用这一机会重新确定中国当代艺术在国际化方位呢?以何种姿态进入国际或者说如何深入了解国际规律,摆正中国当代艺术的国际位置认识其准确的国际价值是从文化意义上真正使‘中国话题’转成‘国际话题’的前提条件。否则,国际机会就可能变成一种国际陷阱。”

“政治波普”和“玩世现实主义”为西方艺术市场提供了“中国当代艺术产品”。这一时期的艺术家意识到了中国现实社会中的一切与政治意识形态有关的东西都是作品的资源。“政治波普”和“玩世现实主义”是使中国当代艺术进入国际艺术的格局中而成为不可忽视的一部分的新开端,艺术在这个转折中开始形成自己新的话语方式。

“艳俗艺术”的出现,同样是受了西方艺术的影响,作品反映出艺术家对中国现实社会的关注。作为`90年代的艺术现象,“艳俗艺术”走的几乎是和西方同步的道路。

今天,艺术家出国的机会变得日益频繁,国际展览中几乎不再缺少中国当代艺术家的身影。这时的中国当代油画作为中国当代艺术的主要门类在国际展览中频频亮相。中国当代油画也受到国际收藏家的青睐,作品的拍卖价格不断创出新高,中国内地和港澳台地区也开始举办大型的国际性展览,中国当代油画从此融入了国际当代艺术发展的大潮流中.

中国当代油画在国际当代艺术中扮演的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中国当代油画频频参加国际性的大展的时候,西方一些国家的艺术家也参加了中国的一些“双年展”、“三年展”等展览。艺术机构或画廊的国际化操作使中国当代艺术融入国际当代艺术这个大转轮中,并且日益成为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当代油画是中国当代艺术的主体,在与国际当代艺术合流的过程中自然是先锋部队。中国当代油画的历史并不长,各种绘画风格和流派的存在使中国当代油画呈现多样化的风格。现在国际收藏对于中国当代油画的选择还有一定的局限性,只有当收藏家们对于中国当代油画的选择层次多样化的时候中国当代油画才算是真正的融入到了国际当代艺术发展的大流中。

来源:网络

关键词:油画教程,油画技法,学油画,油画培训,油画教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