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的民族色彩问题

  民主色彩、民主特色,不仅是油画艺术要讨论的课题,而且是中国其他艺术门类要讨论的课题。这个问题在油画领域内更为重要,是因为油画这一艺术门类是从欧洲传到中国来的,且在中国扎根的时间还不长。我们面临两方面的难题:一方面要认真认识和掌握这门艺术的精髓,画出有学院专业水平、为世界所赞叹的油画来;另一方面又要探索如何在这外来的画种和表现样式中,自然的融进中国民族的因素,使它成为具有中国民族特色、为中国人民所喜闻乐见的艺术语言。艺术中的民族色彩和民族特色,不是可有可无的,它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时代,以至一个画家艺术创造成熟的标志。我们经常说,我们的艺术要具有民族特色,要是时代性(或现代感),还要有个性。前几年,我们提出过艺术民族化和油画民族化的口号。至今,我们还是主张艺术要民族化,这是指艺术的整体面貌而言。具体到油画艺术,是不是要提油画民族化的口号,油画界是有争议的。主张油画民族化的人强调民族化是中国当代艺术的方向,要使外来的油画为我国人民接受和欣赏,必须要适时适当的改造,化为民族的东西。不主张油画民族化口号的人认为,油画是世界性的语言,不是一个民族的,中国人画油画,自然会赋予它中华民族文化的风韵。在西方的油画技术和语言尚未充分为中国人掌握之前,提油画民族化的口号可能会使油画实践走上狭隘的道路,其结果可能四不像,既不是纯正的油画,又不是民族的艺术。应该说,这完全是学术范畴之内不同意见的争论。这两种意见在本质上并不完全相互排斥,因为主张油画民族化口号的人,并不反对首先要充分掌握欧洲油画语言的特长和技能;不主张这个口号的人,也不反对中国的油画要具有民族的色彩。不过我个人认为,对我们来说,油画民族化是个长远的、终极的目标,需要有长期的摸索和探索的过程,目前还是以提油画的民族色彩为好,就习惯用语来讲,我们很难说某个画派或某个画家的油画创造已经民族化了,但可以说已经具有民族色彩或民族特色了。

  民族特色、现代感和个性,是我们对艺术的一般要求。在这三点中,个性最为重要。因为民族特色和现代感,是要通过鲜明、独特的个性来体现的。只有对民族感情和时代脉搏有真切、深刻体验的画家,才能创造出好作品来。由此说来:民族色彩也好,时代性也好,最重要的是艺术家主体对客体的体验和感受的一种物化形态。这样就涉及到一个问题:什么是艺术和油画的民族色彩?我认为,民族色彩既是内容的,又是形式的,是内容和形式的统一。民族色彩中最重要的是民族的精神内涵,即民族精神和民族气质。具体的说,中国当代艺术中民族精神就是当代中国人对本民族和人类命运的关注,对历史和当代社会的深刻思考,对本民族人民和土地的热爱。当代中国人的思想、感情、愿望和要求,用艺术的手段较圆润地表现出来,必然构成作品的精神内容。所谓较圆满的表现,就是用地道的艺术手段,用恰当的表达方式。中国艺术,包括中国油画,面对的是广大的中国观众,背靠的是有几千年文化艺术积累的民族传统,必然要思考和研究如何具有民族气派这个问题。具体到油画艺术,就是要在充分发挥油画语言特性和特长的条件下,努力融进某些民族艺术的美术观念和表现手段,使油画语言更加丰富,更为适合中国观众的审美要求和欣赏习惯,从而也为世界性的油画语言的革新也作出自己的贡献。

  有人认为,艺术中的民族特色,民族色彩不必强调,因为一个民族的画家只要拿起画笔必然流露出的是中国人的感情,因为他们血管里流着的是中国人的血。还有人说,在西方现代美学和现代艺术学中,早就不提艺术的民族性和民族特色了,我们不必再讨论已经过时的课题。对此,我的看法是,民族特色确实是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的,不是做出来的。但作为创作者,自觉地追求艺术语言的民族色彩,或者把绘画语言的民族特色作为自己思考的课题,会使自己的创作实践更切合实际,更有目的性,使自己的表达语言更有特色。至于对中国油画来说,整体面貌有无民族色彩,则关系到中国油画在世界艺术坛的地位和贡献这样一个大问题。

  欧洲和美国的一些现代学者,确实不愿意提艺术民族性或民族特色的口号。其原因有二:其一,是自本世纪初欧美推行现代主义运动以来,前卫的理论家们和实践家们极力推崇艺术的国际化的运动。到50年代抽象主义盛行时,艺术国家化的口号甚嚣尘上,似乎全世界都要流行抽象主义风格。但事实如何呢?现代主义或抽象主义在国际化,仅仅是西方某些人的梦想。现代主义发展到后现代主义,进入70年代至80年代以来,随着抽象主义在西方走向衰微,人们对艺术语言国际化的理论便越来越提出质疑了。人们从现代主义运动演变的历史经验中,逐渐认识到,世界的艺术是多声调的大合唱,不是同声同调的大合唱。不可设想,在世界范围内的任何时代,不同民族或不同地区,都唱同一个声调,都推行同一种风格。那是何等的单调和枯燥?民族性、民族特色之所以被欧美后现代主义理论所重新提起,并且付诸于实践,给我们一个重要的提示:在发展我国现代艺术(包括现代油画)的过程中,注意探索民族性和民族特色是及时和重要的。欧洲艺术在历史上产生过意大利画派、法国画派、德国画派、尼德兰画派、西班牙画派等,但自进入20世纪以来,随着欧洲(尤其是西欧)各国经济的一体化趋势和文化艺术的频繁交流,民族和国家的界限逐渐减弱、淡化,加之推行超越国家和民族的现代主义运动,在欧洲各国似乎很难产生类似历史上的那些民族画派了。因此,他们对艺术的民族性、民族特色这一课题的兴趣也就大大的减弱。美国是一个多民族国家,文化艺术颇受欧洲的影响。美国标榜本国的现代艺术为国际潮流,含有文化扩张的因素,他们同样在理论上对艺术的民族特色这一提法不屑一顾。那么是不是就可以说,西欧和美国的一些真正有价值的现代艺术流派就不具备国家、民族和地方的色彩呢?不,不能这样说。事实上西欧和美国的一些能在历史上站的住脚的画派仍然具有鲜明的民族或地方色彩。例如,现代世界上有相当影响的新表现主义绘画,它之所以被推崇,除了较深刻地反映了现代西方人的内心体验外,还和有深厚的德国民族文化背景有密切的关系。这一派别的杰出代表安瑟德.基弗(An-seim Kiefer)具有深刻的悲剧意识和感情体验,他主要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历史时间中汲取,这种思考和感情与后工业化人们的社会和文化危机意识相呼应,相吻合。在绘画表现手段上,基弗吸收了自丢勒、格吕瓦尔德到表现主义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德国绘画的经验,十分注意绘画语言写实与写意、具象与抽象,绘画语言有鲜明的时代感和强烈的表现力。因此我们说新表现主义及其代表基弗有德国的民族特色,是符合实际状况的。也许,正是这民族特色,使这一派的艺术在国际艺坛更为引人注目,更具有世界意义。美国50年代的抽象表现主义推出了它的代表人物波洛克。正是波洛克在艺术作品中出色地表现了美国人的首创精神和探险勇气,也是他,从美国西部印第安民族沙画中引进了新的创作手段,发明了他特有的“滴流法”,综合了抽象主义和超现实主义的创造成果。我们说抽象主义绘画具有现代美国民族的特色,也不是言过其实的。

  也许有人由上述事实引出另外的结论,那就是,既然欧美画界不提民族特色的口号而能自然涌现出有世界意义的画派,那么我们提出这样的理论课题不是多余了吗?我的回答是并不多余,相反,非常必要。这是因为我们在改革开放的过程中,面临经济实力大大超过我们的西方世界,容易产生错觉和误解,似乎我们的文学艺术也矮人一等,容易产生文化自卑感和全盘西化的情绪。在油画领域,青年人容易为西方的各种现代流派所迷惑甚至被它牵着鼻子走。加上我面前已经说到的,我们是有深厚文化传统的国家,我们在引进外来画派时,不注意适当融合民族主义的因素,就油画整体面貌而言,是不可想象的,在世界艺坛中,也很难确立自己的位置。

来源:网络

关键词:油画教程,油画技法,学油画,油画培训,油画教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