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大建:老弄堂与时尚美女

  自己画自己,在外国画家中并不稀罕,印象派大师凡高,一生为自己画过40多张自画像。读读凡高的自画像,就像在读他的自传。他将自己内心的痛苦、恐惧、自我怀疑、自我折磨及偶尔的欢乐,都毫无保留地呈现给观众。但在中国画家中,自画像却是一件很稀奇的事。在我的印象中,好像只有现已故世的大师陈逸飞,在赴美留学前夕画过一幅《踱步》。画面上那个凝神沉思、向往未来的青年人的背影,正是陈逸飞的自画像。这是一幅享誉海内外、具有人文精神的经典结晶。

  张颖琦是画坛的新人,正在华东师范大学艺术学院攻读硕士研究生,师从唐耀忠先生。正可谓初生牛犊不怕虎,她的第一次个人画展,就拿出了6幅自画像。主题是老弄堂与时尚美女,是一次怀旧的艺术行为,也是一个很吸引人的话题。

  张颖琦是在弄堂里长大的,对上海的老弄堂怀有美好的记忆。老弄堂的点点滴滴,一直珍藏在她的心底。长大后,这些儿时的记忆一直在张颖琦的脑海中闪回,她产生了一种强烈的艺术冲动,她要画出自己对老弄堂的回忆。

  记忆是客观的,记忆又是主观的,是画家个性气质、人生经历的艺术化反映。张颖琦画笔下的老弄堂,既是细腻写实的,同时又是她主观想象中的产物。所以,这些老弄堂、老房子似乎比实际生活中的更美丽,更安宁,更有情调;少了一份嘈嘈杂杂的烟火气,多了一点宁静优雅的朦胧美。漂亮的年轻女人,身着各种色彩的艳丽旗袍,或坐或站,眼睛里闪耀着沉静的光芒。这知性的光芒,包含着对儿时弄堂生活的记忆,也描绘着对未来新生活的渴望。古老的安静房子,80后的时尚美女;今日的活泼美女与昨日的安静房子构成了动与静的关系。在画面上,美女姿态各异,眉眼相似,正是姿态的异,使得画面有了各自的个性,显得生动活泼起来,这就构成了异与同的关系。美女艳丽的服饰和黑灰的房子,又构成了色彩上的明暗对比呼应关系。80后的时尚美女,表情是明朗的,是充满了希望的,是面向未来的,与她的祖母外婆年轻时的忧郁拘谨表情也有着明显的区别,这个区别正好反映了时代的进步。

  张颖琦很年轻,她的专业是艺术设计,却对油画情有独钟,尤其对肖像画格外痴迷。自师从唐耀忠先生后,画技大进,尤其在人物形象塑造,在主体与背景的整体把握上,在细节和特征的揣摩上,有了属于她个人的艺术个性和体验。这显示出她的天资聪颖,也预示她在画艺上的广阔灿烂前景。

  是为序。

关键词:油画教程,油画技法,学油画,油画培训,油画教学